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全新上线, 更新最快的精品小说全文阅读、txt电子书全集下载站, 请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yangzihan.cc

一个奶油吻,吻得芳菲意乱情迷。

林易虽然图她的身子,但这一刻发生之前,他还真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气氛烘托到那儿了,情不自禁地就往下走。

没想到,芳菲竟然不拒绝。

这让林易动情的神经立马有些分心, 一边吻得更加卖力,一边脚步牵引着她到沙发,然后以右膝盖为支撑点,扶着她柔柔地、深深地,陷进了棉花里。

扑倒计划眼看就要达成。

这时,手机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芳菲顿时浑身一紧, 从迷乱中抽出意识,眼神炙热地看着他。

两人目光相接, 眼中尽是理智与人性的抉择考验。

林易眼里有火,不由分说继续低头,想要把中断的电线给缠上。

芳菲却咬着下嘴唇把头轻轻错开。

“去……接电话吧!”

林易无可奈何,只能一边骂娘一边起身,从茶几上拿起一直不停的手机。

是个来自星海的陌生号。

他不由分说挂断,但随即,号码又再响了起来,铃声急切!

他只能按下接通,语气十分憎恶。

“喂!”

“林易吗,我是兰姐的助理小郑,你哥出事了……”

“什么?”

林易吓一跳,怒火全消。

“出什么事了,你好好说!”

“他从舞台上摔下来了,当场昏迷不醒,现在已经送医院去了!”

一瞬间,林易脑袋一空,彻底失去了思考。

芳菲察觉到不对,赶紧坐在他身边, 把他的手握住了。

林易回神。

“怎么回事,怎么会从台上摔下来?”

“演唱会结尾,粉丝太热情,一直不肯散。林骁只能返场表演,唱《本草纲目》的时候和观众握手互动,结果观众拉着他的手不放,硬是把他从台上扯下来了!”

小郑急切道,“这次的舞台有一米五高,林骁摔下来的时候,底下正好是摄像机的滑轨,也不知道是磕到哪儿了,当场就晕了过去。现在人已经送医院了,兰姐也跟了过去,让我赶紧联系你……”

前因后果说完,林易彻底慌了。

当即要了医院地址,挂电话、定机票,连夜飞往深城。

好在都是大城市,大半夜红眼航班不少,他成功买到票。

芳菲本来想陪他去, 却被他以去了也帮不上忙拒绝, 让她在家好好休息,然后随便装了两件衣服就出门。

一直到上飞机前,他都不停地在和小郑通话,询问医院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准信。

他越发慌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凌晨一点多,飞机在深城降落。

一下飞机,与京州截然不同的闷热气息就扑面而来。

林易打车到医院,按小郑说的找到急诊抢救室,却发现门口空空如也。

打电话才知道,人已经从抢救室出来了,安置在了病房,分属于不同的楼栋。

他又往住院部去,深更半夜,却仍见住院部门口人满为患,乌泱乌泱地挤成一团。

凑近一看,挤在门口七嘴八舌探问情况的全是各路记者,门口,经纪人陈秋林、助理张远一边拦一边回应,满嘴都是“无可奉告”“暂时还不清楚”!

林易老远和陈秋林对了个眼神,得了个空档,钻了进去。

上楼,走廊里寂静一片。

找到病房,里面亮着灯,宽阔的单人间能听见仪器响,方绍兰坐在床边背影朝外,拿两只手撑着头,整个人一动不动。

“妈!”

林易推门进去,喊了一声。

方绍兰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是二儿子,疲惫的脸色浮现一抹笑容。

她显然是从演唱会现场直接过来,穿的是行动不便、粼光闪闪的长裙,脸上的浓妆没来得及卸,折腾到半夜也脱得差不多了,神情担忧又疲惫。

病床上,林骁头上缠着绷带,脸上、胳膊上多处擦伤,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我哥怎么样了?还没醒?”

“没事了!”

方绍兰挤出个笑容,“从抢救室出来就醒了,医生说没什么太大的事!身上头上都是擦伤,就是腰伤得有点严重,得养一段时间才行。你哥累坏了,醒了没多会儿又睡着了!”

听老妈这么说,林易才松了口气,上前按了按她的肩。

“妈,你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

“还说没事!你本来就胆小,突然发生这么大意外,不得把你吓死!”

“害怕有什么用,越是这种时候越得镇定!”

方绍兰一脸平静,“我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相信医院、相信医生了。放心吧,你妈都活到40多岁了,这点事还扛不住?”

说着,又是平静一笑。

林易挑了挑眉,对老妈这平稳的心态颇为诧异,也放宽了心。

这时小郑拿了日常衣服和洗护用品过来,林易打发老妈去收拾收拾,自己在床前守着,她这才放心离开。

母子俩在病房里守了一夜。

方绍兰坚持不肯睡觉,林易在另一张陪护床上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林骁醒了,整个人还很虚弱,但已经有精神和力气和林易打趣了。

见他这样,林易才彻底放心,去楼下买早饭。

楼底下记者已经散了大半,但仍有几个不死心的,扛着机器在楼下安营扎寨地守着。

张远就坐在门口跟他们耗,双方的眼睛一个赛一个的黑,发型也是个顶个的油亮。

那架势,也是没谁了!

林易买了早饭上来,看这小助理也不容易,还给他带了一份,给小哥感动得都要哭出来了。

拍拍他的肩,林易进去。

下电梯要往病房里拐,却听到从另一侧的楼道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觉得疑惑,轻手轻脚过去,透过门上的玻璃一看,愕然发现是爸妈两人。

此时此刻,老妈一改昨夜的镇定,正趴在老爸的肩膀上哭得不能自持。

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地道:“吓死我了……骁骁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呀……”

林海潮目光柔情,来回往复地摩挲她的后背,轻声安抚:

“没事,这不是没事了嘛,你别担心也别自责。要怪就怪我,我应该一直陪着你们的,害得你一个人面对这么大的事……”

两口子都压着声音,彼此消化着这份脆弱,不让其他人知晓。

林易眼眶有些发热。

原以为老妈生了三个孩子,度过了一半的人生,才变得如今这般坚强勇敢、遇事沉着。

却不想,这些都是假象!

孩子永远是妈妈的软肋,是飞翔的风筝牵在母亲心头的一根线。不管风筝飞多远,只要线稍稍一松,她立马就能感知到!

怎么能不害怕呢!

只不过,这份脆弱和惊惧,身为母亲的她同样不能展露于另一个孩子面前。

于是她只能选择坚强,只能强装镇定,一直支撑到她的依靠到来,才能毫无保留地尽情宣泄……

林易只听了片刻,就转身离开了,没有去打扰他们。

回到病房,一边照顾老哥吃早饭,一边跟他插科打诨。

过了一会儿,爸妈回来了,老妈的眼睛明显有点肿。

林易故作不知:“爸,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林海潮笑道:“昨天一接到电话就动身了。但我们那剧组在一个山沟沟里,开车到机场就好几个小时,又等飞机什么的,折腾到早上才到!”

林易点点头,不再多问。

林骁不以为然道:“你看看你们,我就受点小伤,把你们全给招来了,至于嘛!”

林易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还挺能耐!堂堂一个当红顶流,被粉丝拽下舞台摔了个狗吃屎,还好意思逞能!”

“……”

林骁撇了撇嘴,无语凝噎。

突然想起什么,急道:“我受伤的事,可别告诉小雨啊,到时候她又吓一跳!”

方绍兰过来,又赏了他一个白眼。

“还用得着你说,我一早就跟你沈阿姨嘱咐过了,不会让小雨知道的!”

“我看够呛!”

林易摇头道,“我哥现在热度这么高,出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瞒得住!现在全网都是你出事的消息,小雨肯定会知道的!”

这话刚落下,小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方绍兰好一番安抚,又让小雨和她大哥视频,她这才放心,打消了要从夏令营飞过来的打算。

上午医生来查房,交代了一下病情,一家人才彻底放心。

林易让小郑到旁边酒店开个房间,让老爸老妈先去休息,哄了好久才把他们送走!

不多时,开完记者招待会的贺立升和陈秋林过来,也是一脸担忧疲惫。

确定林骁没大碍,两边坐下来讨论后续的事情。

林骁有些歉意道:“贺伯伯,我这一受伤,后面几场演唱会怎么办?”

贺立升大手一挥,满不在乎。

“你就好好休息,好好养伤,演唱会的事就别管了。”

说着,叹了口气,“得亏你这回没什么大事,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罪过可就大了,拿什么跟你爸妈交代啊!”

林易见他这样,笑得欢乐。

陈秋林这时道:“现在,咱们和青禾正斗得如火如荼。林骁这一受伤,那边可就来劲了,刚才我就收到风声,那边已经给好几个天后发出邀请了,要为厉娜后面几场演唱会加码助力。”

说着,他一脸担忧。

贺立升倒是不以为意,显然觉得跟林骁的安危相比,演唱会的输赢不值一提。

这时,林易笑道:“即使没有林骁,这场较量我们也赢定了,慢慢玩,我能玩死他们!”

说着话锋一转。

又笑道:“只不过我现在有点疲了,没心情跟他们过家家,干脆快刀斩乱麻,直接把那一家子弄死得了!”

轻飘飘的语气,说出最骇人的话,听得三个人面色一紧。

“怎么个……快刀斩乱麻法?”陈秋林问。

林易淡然一笑,转向贺立升。

“贺伯伯,你在青禾任职那么久,交情过硬的熟人总能找到一两个吧?”

“嗯……有!”

虽然不知道他打什么算盘,老贺还是如实回答。

林易继续挖坑:“之前旭升规模小、前途未卜,你的朋友不愿冒风险跟你单干,这很正常。现在旭升蒸蒸日上,前景不输青禾,他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动心?”

贺立升不说话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打江山的时候,不看本事看忠诚,现在江山已经打下来了,这时才想着投诚……就需要拿出点诚意来了,对吧?!”

林易说着,笑容单纯又老辣,让两人心中一凛。

 推荐阅读: 超越传 恋上迷失夜的风景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女配拯救系统 复仇者联盟里的剑仙 一击必杀 末世刺金时代 死亡制造专家 星海迷途 电影世界神级龙套 我的队友是奇葩 机甲圣域 
 猜您喜欢: 哈利·波特 盗墓:父亲的笔记 巫师之序 娇妻抵万金 鬼事专门店 穿越之仙途 无天至尊 界之游 海贼之最强路人甲 盖世神医 我盗墓的那些日子 天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