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全新上线, 更新最快的精品小说全文阅读、txt电子书全集下载站, 请牢记我们的域名http://www.yangzihan.cc

第88章

可惜她还没来得和余墨说他们今后如果有孩子那会是什么这个难题,余墨和紫麟便要出门一趟。

琳琅抬手按着小腹,气势不减,当着众人的面向着紫麟大发脾气:“你这回出去也罢,若是七夕前赶不回来,我就重新给孩子找个爹!”

颜淡扑哧一笑,立刻有两道森冷的眼光刺到她身上,不过她已经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何况还有余墨护着她。

“过几天便是七夕啊……”不过经琳琅这么一说,她也记起过几日便是七夕节了,那是传说中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亦是天下有情人相聚的日子。

“是啊,你想要什么?”

余墨嘴角带笑。

颜淡反手握住他的手,甚是惊喜:“真的什么都行?

其实我也没想要什么,不如你变回原形让我养一天吧?”

余墨嘴角的笑意冻住了。

颜淡察颜观色,小心翼翼地说:“一天不行的话,那……半天也行。”

余墨抽回手,面无表情:“除了这个,什么都可以。”

颜淡微微嘟起嘴:“哦,那你早点回来吧。”

其实余墨也不过离开五六天功夫,从前他们也不是每日都会见面的,所以颜淡觉得这日子应该是和平常一样没差什么。

颜淡陪着丹蜀守了一会儿他那棵桃树,然后帮小狐狸梳了梳毛,在附近绕了一圈却发觉柳维扬身边在不知不觉中聚集起了一堆小妖怪,他在给妖怪们讲道。

紫虚帝君不愧为紫虚帝君,话懒得多说几句,居然还有本事和妖怪们推杯把盏授业传道。

颜淡转了一圈回来,只觉得越发气闷,最后只得闷头睡午觉去。

好像……还是有些和从前不一样了。

至少,在看不见的时候会想念。

颜淡委屈地扒着被子,心中却想,他连变回原形一天讨她喜欢都不肯,实在太气人了。

颜淡百无聊赖地磨到第三日上,已经觉得气闷到极致,所幸到了傍晚时分下了一场暴雨,将暑气驱赶一空,伴着雨声也的确容易入眠。

她开始迷糊的时候,便听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激灵忙翻身坐起来。

只见余墨一身衣袍都湿透了,走到柜子边拿出干净的衣衫,低声道:“你先睡吧,我去洗洗再过来。”

颜淡很惊讶,本来以为至少要五天,没想到才到第三日晚上就回来了。

余墨回房的时候,已经换了干净的单衣,很是习惯地抬手搭在颜淡腰上:“睡了么?”

颜淡睁开眼,在黑暗中望见他的神情,好像很是倦怠:“没有,你累了就睡吧。”

余墨语音模糊地嗯了一声,又靠过来些,只一会儿便沉沉入睡了。

颜淡听着他平缓的呼吸声,隔了片刻也安心地睡着了。

因为晚上睡得好,早上醒来时候也早。

颜淡看着枕在一边的余墨,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容色疲倦的缘故,气势好似和从前差了很多,她甚至敢伸出手去拧他的脸,要知道这是她从前一直很想却不敢做的事啊。

余墨只是无意识地皱了皱眉,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颜淡支着腮看着他的睡颜,心里不由想,他看上去真的是很累啊,难道余墨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爬灰出墙了?

她低下头在他颈边闻了闻,没有别人的味道,然后扯开他的衣襟看了看,也没什么痕迹。

颜淡轻手轻脚地将被扯开的衣襟拉回去,忽然一抬头,只见余墨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瞧着她。

颜淡一个激灵,尴尴尬尬地问了一句:“你醒了?”

余墨支起半边身子,微微笑着:“从你开始扒我衣衫的时候。”

他倾过身去,撑在颜淡上方低下头看着:“这几日可有想我?”

颜淡第一回听他说肉麻话,顿时觉得自己的气势终于在无形中压过了对方:“才没有。

不过三天而已,我才不是这样没出息的。”

余墨垂下眼,低声笑道:“是么,可是我想你了。”

颜淡傻了,余墨这出去一趟不是中了什么风魔罢?

正迟疑间,只见余墨缓缓覆在她身上,他的身子温热而柔韧。

她看着对方的眼中完全映出自己的影子,也感觉到他动情的痕迹,忍不住说:“余墨余墨,你昨晚一回来不是累得倒头就睡嘛,我看你今天还是继续躺着,这样比较好……”

余墨没说话,褪下了单衣随手扔在一边,径自压过来。

颜淡看着他这个举动,只觉得耳中嗡的一声,拼命往后挪:“我承认我刚才说谎了,你不在我很想你,你别贴得这么紧啊啊啊!”

“我知道,你说假话从来就没有瞒得过我的时候。”

他说话的语调神态都甚是冷静,这个认知让颜淡更为崩溃:“余墨你这样会着凉的,来,披件衣裳吧……”

“现在都过夏至了。”

颜淡深深吸了一口气,总算完整地把她要说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余墨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菡萏而你是九鳍,这样下去会出来什么样的怪物啊?”

余墨的动作仅仅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这有什么关系,最不济就像你一样,我不会嫌弃的。”

颜淡顿时觉得,她和余墨的想法怎么差了这么多这么多……

他沉下身的时候,颜淡愤怒地在他肩上用力一抓,拉出一道红痕。

余墨唔了一声,微微皱起眉,漆黑幽深的眸子望着她,好似琉璃般通透,倒映出她的模样,也唯有她的模样。

到了傍晚时分,紫麟回来了。

颜淡觉得紫麟总算没有愧对了他的真身,居然能比余墨整整慢了一日。

大约是余墨的关系,紫麟瞧见她没有露出从前那种嫌恶的表情,还随口寒暄了一句:“余墨先回来了罢?”

颜淡也随口答道:“嗯,昨晚就回来了。”

紫麟愣了一下:“昨晚?”

他顿了顿,恍然道:“是了,昨晚的话,一刻不停用妖术飞回来,那还是来得及的。

他现在是不是瘫在那里爬不起来?”

颜淡不由想,他该不是因为自己随口一句“早点回来”,才这么着急赶回来?

他们妖的妖法受到很大限制,不能连着长时间用,不然会折损自身修为的。

紫麟见她不说话,颇为语重心长地说:“虽然我也不知道余墨喜欢你什么,但是他是真心的,日子久了你自然知道。”

颜淡嗯了一声,笑眯眯的:“紫麟,我教你一个法子讨琳琅欢心怎么样?

七夕那晚如果有烟火,琳琅肯定会喜欢的。”

紫麟很是高兴地走开了。

颜淡算了算日子,后日便是七夕了。

虽说是每年都有的凡间佳节,可是放在今时今日,好似变得很重要。

余墨就是这样温雅的男子,表面上虽然温吞淡漠,其实心里也会闹别扭也会想很多,事事办得周到细致。

这样的男子,带回家正好。

七夕节那日,是个艳阳的大晴天,待到入夜时分,夜风才渐渐凉爽起来。

颜淡站在庭院里,手里捧着一碗放了冰的银耳红枣羹,里面还有葡萄干,入口甜甜酸酸。

天空忽然明亮起来,大朵大朵的烟火接二连三地升腾到半空,在夜幕中拖出长长的尾巴,绚丽而耀眼,几乎将夜色衬得如同白昼。

余墨站在烟火下面,忽然低声道:“颜淡。”

颜淡转过头,看着他脸上被烟火映得微微发亮,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

其实余墨的长相很柔和,笑起来只会觉得他温柔,可是平日里看着又觉得很英挺。

“我还欠你一句,我喜欢你。”

他说。

颜淡朝着他露出笑靥,烟火再美,也是和大家一块看,可是这句话,却只有她听到。

十指相扣。

颜淡同他并肩站在一起,仰起头看着漫天明丽的烟花,如此绚丽,如此灿烂,像是用生命铺散开来的粲然光华。

“现在天热了,你大约会用得着。”

余墨偏过头看着她。

颜淡接过他递来的事物,这是一柄团扇,扇面上绘着莲花和鱼,丹青笔法灵动,栩栩如生。

紫麟和琳琅正手牵着手站在山上。

丹蜀还死守他的宝贝桃树。

小狐狸觉得丹蜀不理它,吃醋了。

小老虎悄悄偷走了一只掉在地上的桃子,蜷成毛团抱着桃子滚远了。

一朵大大的烟花砰的绽开在空中,映得天色忽的一亮。

颜淡瞧着扇面那幅画边还写着一行小字,她看过余墨写的字,认出这字是他亲笔写的:丹青意映卿如晤。

丹青意映卿如晤。

颜淡拂过扇面,转头向着他微笑:“今年夏天这么热,当然用得着。”

(全书完)

 推荐阅读: 超越传 恋上迷失夜的风景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女配拯救系统 复仇者联盟里的剑仙 一击必杀 末世刺金时代 死亡制造专家 星海迷途 电影世界神级龙套 我的队友是奇葩 机甲圣域 
 猜您喜欢: 哈利·波特 盗墓:父亲的笔记 巫师之序 娇妻抵万金 鬼事专门店 穿越之仙途 无天至尊 界之游 海贼之最强路人甲 盖世神医 我盗墓的那些日子 天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