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待先生询问清楚缘由,虽责备了沈斐,不应在课堂中动手,可也没罚他,惹得林清远更加不满,踹了一脚案台,气呼呼的扭头离去。

    头发斑白的先生见此,失望摇了摇头,也没了心思授课,就此作罢,让各位监生今日都回去,明日再来。

    贾英杰坐于案前,若有所思片刻,勾起冷笑弧度,起身追随林清远脚步而去。

    出了国子监便追上鼻青脸肿的林清远。

    他喊道:“林公子,请等等。”

    林清远回头一看,见是贾英杰,便停下脚步,但语气仍是不善地道:“贾公子,有事?”

    “在下不过想宽慰林公子几句,今日之事,你别放在心上,沈世子这人一贯清高,瞧不起旁人,又是身为平阳侯府世子,蛮不讲理就动手,也是见怪不怪。”

    见贾英杰为自己打抱不平,林清远立即忿忿不平。

    “不错!他沈斐以为自己是谁啊!若他不是平阳侯府世子,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动手!”

    “像他这般自以为是的人,若没了平阳侯府世子的身份,怕是连林公子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贾英杰为林清远说了几句话,挑拨起了林清远对沈斐的不满,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听闻这沈世子与你们相府三小姐交好,好歹你是三小姐兄长,他今日对你大打出手,真是不留半分情面。”

    提及林清浅,林清远眸光一冷,心中越发不满。

    贾英杰将他表情尽收眼底,与林清远同行一段路,有意无意将沈斐和林清浅“关系匪浅”的事灌输给林清远。

    “林公子,前面右转便是尚书府,在下先回府,今日与你一路相谈甚欢,真是一遇知己,相见恨晚,改日你我再好好的把酒言欢,畅谈一番。”

    “好。”

    “林公子慢走。”

    待贾英杰走后,林清远眼神阴森森的,朝地面狠狠啐了一口唾沫,骂道:“我呸,沈斐你等着!今日之仇,我不会忘记的!”

    毕竟沈斐世子的身份在那摆着,林清远再不满,也不敢带人一起打他,可独自一人,又打不过沈斐,这口气硬生生憋在胸口。

    以至于,他对和沈斐“关系匪浅”的林清浅,亦是横竖看不顺眼。


    沈斐眸光微沉,见无人敢上前阻止,林清远不怀好意笑着,等先生过来授课。

    忽地,沈斐站了起来,径直走向林清远,站定在他面前。

    林清远见有人挡在他面前,不悦地道:“谁啊,走开,挡着本少爷了!”

    “是本世子。”

    林清远稍稍收敛些,道:“沈世子啊,怎么?找本少爷有事啊?”

    沈斐神情冷漠地道:“去将你放在先生案台上的蛇拿走。”

    林清远不满地道:“凭什么?”

    “你身为监生,连最基本的尊师重道都不懂?需我一字一句的教你吗?”

    “你!”林清远怒了,站起来与沈斐平视,骂道:“沈斐!别以为你是侯府世子就了不起,你莫忘了,我大姐马上就是三皇子妃!”

    沈斐勾唇,鄙夷一笑,“你大姐成为皇子妃,与你今日不懂尊师重道有何干?我再说一次,去将你藏于先生案台的蛇拿走。”

    林清远蛮横惯了,在府中,除了畏惧林琅天,在外也无人敢与他作对。

    如今,他觉得沈斐敢指使他,极度不满,阴沉着脸道:“我若是不,沈世子你能拿我如何!”

    “本世子能……”

    沈斐眼神一凛,二话不说,握紧拳头挥向林清远,将人打得狼狈的倒在案台上,他才不紧不慢地道道:“能教训你一顿!”

    林清远捂着生疼的脸,怒不可遏的瞪着沈斐,“你!你敢打我!找死!”

    林清远扑上去,与沈斐扭打了起来,可惜完全不是沈斐的对手。

    沈斐虽爱字画,可平日里没少跟随风学武,一拳一脚都是实打实的,不是林清远这等平日里闹着玩的花拳绣腿可比。

    林清远被打得鼻青脸肿,沈斐毫发无伤。

    直到先生来了,厉声大喝一句“课堂上打架,成何体统!”两人才分开。

    沈斐再不情不愿,他都需履行与平阳侯约定,乖乖回国子监读书。

    国子监。

    沈斐一来,昔日同窗纷纷上前拱手作揖。

    “沈世子,许久不见,你可算回来了。”一名约摸与沈斐同龄的少年笑眯眯地道。

    “是呀,杨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眼前与沈斐说话的少年,正是杨刺史之子,杨玉堂。

    杨玉堂耸了耸肩,痞笑道:“挺好的,不过前日又被先生罚抄书罢了。”

    沈斐打趣道:“先生竟只罚你抄书?不拿戒尺抽你,杨兄应当捂着嘴偷笑了。”

    “沈世子说的是,不过先生不罚我,是因为他发现,像我这种懒怠的监生,可比课堂目无尊长的好太多了。”

    沈斐挑了挑眉,“哦?听杨兄的话说,竟有人敢在先生授课时造次?”

    杨玉堂四处看了看,压低了音量,道:“沈世子有阵子没来国子监,定是不知,这阵子林清远他……”

    杨玉堂还未说完,课堂其他人嬉笑了起来。

    “林公子,你今日又拿了什么来?当心又将先生吓晕,他找到丞相府去,让丞相大人罚你抄弟子规啊。”

    林清远冷嗤一声,有恃无恐地道:“我才不怕,我爹今日送赈银下江南,根本不在京都城内,我祖母和娘自小便疼爱我,舍不得罚我,就算这老头告上门去,也奈何不了我。”

    底下的人哄笑一堂,竟无人阻止林清远举动。

    见林清远将一条半死不活的蛇藏在先生案台上,还用先生授课的课本盖上。

    沈斐英俊眉宇皱成一团。

    杨玉堂叹息一声,见怪不怪地道:“这林清远已经不是第一回,上次将污秽之物放在先生案台上,活生生将先生气晕了过去。”

    “无人拦着他吗?”

    “谁敢拦,当今世上,谁不知道他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得皇上宠信的丞相,就连先生派人上门告知林丞相,林清远也是死不悔改,顶多安分两日又开始了。”

    杨玉堂难掩对林清远的鄙夷,道:“想来是他大姐被赐婚三皇子后,他才越发猖狂。”

 推荐阅读: 鸾凤分妃 恐怖鬼事 涅世神凰 祸国妖妃悲离歌 我的婆婆怀孕了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逍遥伴此生 农家小福女 首席大人的挂名妻 电商穿越七零年代 初恋你,余音绕梁 拐个王爷来种田 
 猜您喜欢: 仙妻太甜:君少,求放过! 重生之家族财阀 索爱无度 异世界之迈向成神之路 最强妖祖 无限恐慌乐园 爵爷好凶猛:吻安,小甜妻 烬域 假如我们不曾有如果 马甲无敌 dark时空 重生之凡人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