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听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性情暴躁的沉香剑灵
  在姬歌的高声呼喊当中,石破天的一拳已然伴随着呼啸朔风轰然递出。
  但既然无名此时他能够面不改色自然是表示他有恃无恐。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知何时他的胸口处开始变得虚幻起来,似云又似雾,让人难以捉摸。
  而石破天的一拳则是正正好好地轰在其上。
  石破天一击得手,但刹那间他坚毅的脸上神色惊变。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向来信赖的铁拳,明明已经击中了,但为什么却犹如穿空了一般,宛若打在了灵气之上软绵无比。
  而且此时的无名则是双臂低垂,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
  “怎么?看你这样子像是很失望,难道我站着让你打你也打不中?”无名神色癫狂,嗤笑说道。
  石破天当真有些想不明白了,看无名这副模样明显是毫发无损,那就是说自己的这一拳确实是打空了,不然他不相信硬挨了自己这一拳的他还能够安然无恙。
  凭借刚才那一拳的力度,莫要说只是浮屠境九转的他,即便是已经踏上了返璞境的通天强者在自己的这一拳下也要退避三舍,暂避锋芒。
  可现在近在咫尺的无名却毫发无伤,石破天眉头紧皱,脸色难看。
  “石叔叔,快退。”远处的姬歌动用了刚刚恢复的那丝灵力裹挟着话语高喊出声。
  其声震若雷霆,转瞬间便在这方天幕下彻底地响彻开来。
  石破天在听到姬歌的这声提醒后猛然间露出恍然神色。
  他相信姬歌的判断,因为他是大哥的儿子,是未来青荫福之主。
  他也相信自己的猜想,因为他相信眼前的疯子能够做得出这种看似疯狂但却是弃卒保车的抉择。
  于是他右脚一踏,欲要抽身远离无名。
  “桀桀,现在才想明白是不是为时已晚?”无名狞声大笑道。
  今日他定要将这个记恨了十数年的石破天给留在巫域。
  本来他还在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用这个办法,毕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
  但刚才的姬歌那句话不但惊醒了石破天更是惊醒了无名。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今日他便用这具肉身来给这位淬体八重楼的出神武夫陪葬!
  他体内有一半的鬼族血脉,所以自爆肉身以后他尚能够凭借这半身血脉以魂魄的方式存活下来,届时只要再找到一副合适的肉身将其夺舍便好了。
  但如此一来他的灵力境界便会跌落,实力大打折扣,或许会跌落处浮屠境也说不准。
  可不出意外,石破天会在这场近在咫尺的灵爆之中重伤陨落。
  石破天眉头紧皱,在听到无名的这声讥讽后他更是确信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于是他低吼一声,身上赤红色的血气荡漾而出冲天而起。
  半天的天幕转瞬间便被渲染成了殷红血色。
  血色天幕,悬而高挂。
  毫无疑问,此时的石破天应该是动用了体内的蛮兽血脉。
  一股远古的洪荒气息在他身上散布开来。
  但饶是如此,他深陷入无名体内的那只铁拳却依旧纹丝不动。
  看到石破天额头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模样,无名脸上的笑意更盛。
  “没想到吧石破天,你还有今日的下场。”此时无名的半具魂体已经脱离开这具其实早已经千疮百孔的肉身。
  而这一切皆是拜这个黝黑男子所赐。
  不过没关系,因为他很快就要死了。
  远处的姬歌狭长的瞳眸金光闪烁,他看到了半道近乎于透明的身影自无名肉身中飘荡而出。
  而道虚影口中念念有词,一股莫名的气机将那魂体笼罩开来。
  姬歌猜想那应该是竭力保护着自己的魂体的不会在这道道罡风中支离破碎。
  “墨渊,你快去帮石叔叔一把。”姬歌转身对守护在一旁的墨渊沉声说道。
  “只要能够保证无名的魂体不离开他地肉身,那他就不敢灵爆。”姬歌解释说道。
  凭借之前自己对无名的了解,他还没有那种玉石俱焚的决心,不然也不会沦落至此窝藏在这小小的楚官南城当中,更不会多此一举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使得魂体脱逃。
  墨渊当然也看到了石破天身陷困境,可现在在自己身边的是苦苦找寻了许久的少主。
  若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再让少主受伤,那自己在主上面前百死难辞其咎。
  看穿墨渊眼中的担忧,姬歌眼神坚毅地说道:“我保证,我不会有事的。”
  墨渊这才点点头,身影骤然拔高朝着石破天的方向疾掠而去。
  身形如虹,迅若奔雷。
  “站住!”石破天高声喊道。
  墨渊闻言身形猛然止步于原地,素来平静的眼眸中也浮现起一丝波澜。
  “石前辈。”“石叔叔。”两道急迫的嗓音同时响起,回荡在这处天幕下。
  石破天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墨渊,厉声问道:“还记不记得这次巫域之行的目的?”
  墨渊看向身后的姬歌,点点头。
  随后石破天板着脸说道:“那你还来我这做什么?现在立刻回到少主身边,带少主离开楚官南城,退到安全之地。”
  墨渊还想说什么,但石破天的一个眼神又将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封了回来。
  “石叔叔。”姬歌大声喊道:“我想让墨渊祝你一臂之力。”
  石破天摆了摆右手,说道:“少主的好意石某心领了,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淬体八重楼的出神武夫,就凭他无名的灵爆就想要我的性命还是太过儿戏。”
  随后他掷地有声地说道:“还请少主退的远一些,免得届时让那些个碎尸肉沫脏了少主你的眼睛。”
  姬歌听到石破天的解释后缄默不语,等到他再抬头出声之时,却直接被石破天的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
  “若是少主还认石某这个叔叔的话,就请同墨渊一起退地稍远些。”
  姬歌看到一脸执拗的石破天,终是点了点头。
  “墨渊,带少主离开这里。”石破天直接命令道:“若是少主少了一根头发,等回到青荫福地我定让墨老头狠狠鞭策鞭策你,让你知道何为护主不利。”
  墨渊转身又重新飞掠回姬歌的身边。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间,在他的心湖间有一道声响激荡起了他心湖的阵阵涟漪。
  “保护好小歌,不能再让他受丁点伤害,带他平安回到长城。”
  “最后,帮我给主上带句话,就说我石破天没有给咱青荫福地丢人。”
  墨渊咬了咬嘴唇,脸上神色痛苦,但他还是没有止住折身返回的步伐。
  只不过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他轻微地点点头。
  朔风呼啸,袖袍鼓荡,残阳如血。
  墨渊回到姬歌身边后,目光坚毅地看着姬歌,声音悲怆地说道:“少主,我们先离开这里。”
  结果姬歌没有动,那在其一旁的楚玉河自然也没有动。
  后者若是连这点人情世故都看不出来的话那他这个城主岂不是白当了这么多年。
  那石破天必然是抱着必死之心才会让这个墨渊的才俊这般做的。
  只不过他看透了,并不代表着姬歌也看到了。
  想到这后,同样也是衣衫褴褛的楚玉河斜眼看向姬歌,因为此时日色向晚,所以姬歌脸上的神情他也瞧不真切。
  但他却看到那双如同装满了璀璨星河般熠熠生辉的眼眸。
  在那双眼眸中他看到了很多东西,所以让他这个擅自自居的长者前辈没有对他很失望。
  姬歌看向墨渊,这个来自青荫福地比自己大上了几岁的青年,摇摇头,轻声说道:“难不成你们当我是三岁孩童不成?”
  随后他目光之中精芒闪烁,“既然我能够看到无名之前的举动,猜到他的用意,那我自然也清楚现在石叔心中的打算。”
  他深吸一口气,以不容拒绝的语气一字一句道:“我不同意。”
  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这句话,楚玉河竟然感到甚是欣慰,哪怕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眼前的这两名青年实则是自己的敌人。
  他姬青云能够有这样的儿子,人族能够有这样的青年子弟,幸甚至哉!
  石破天看到那几人还在那里扭扭捏捏没有要离开的迹象,而且他此时已经能够在这无名的身上察觉到明显的异样,遂即怒声吼道:“你们几个还不快滚?!”
  (本章未完,请翻页)
  “桀桀。”感受到石破天话语中的愤懑以及不易察觉的悲怆之情,无名放肆大笑道:“走,今日只怕是你们谁都走不了了。”
  “今日你们都要留在这给我这副肉身陪葬。”
  “嗡。”
  随着一声轻微震动,此方天地之中的灵气变得极为紊乱。
  数之不尽的灵气汇聚成数道气势磅礴的江渎朝着无名这边奔涌席卷而来。
  无名的双臂在此之前已经被石破天给轰断,所以此时这数道灵气长河皆是被无名直接用嘴吞噬入体内。
  而后,无名运转体内的粘稠灵力散布入四肢百骸当中,封住了各个结窍,气穴。
  短短数息以后,原本身形普通的无名身躯鼓胀如球,在其身体表面有无数道造化纹络显现了出来。
  除此之外,一股股浮屠境九转的灵压荡漾扩散而出,将此方天地给彻底的封闭禁锢住。
  等到石破天察觉到这些时为时已晚,在场之人只有他才能够破去这方禁制,但此时他却脱不开身。
  “石破天对不起少主。”这个九尺多高虎背熊腰的黝黑男子嗓音悲怆地喊道。
  他身死没关系,但是却因为的莽撞害得大哥的儿子还有墨长老的爱徒两个青年才俊天之骄子陪同自己一齐上黄泉路,这份债自己怎么偿还?拿什么来偿还?
  姬歌同样感受到了这方天地的禁制,哪怕此时他改变主意也是走不出这里半步了。
  他叹了口气,看来又要“寄人篱下”了。
  遂即在这般生死关头紧要时刻,他姬歌却缓缓闭上了双眸,陷入了思定当中。
  本来姬歌是要去灵海上走一遭的,但想起之前那位说过仅此一次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去碰钉子。
  而且最主要的是以自己现如今的身体,能不能够撑得下那位的气息还要另说。
  万一承受不住爆体而亡,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黄泉路上只怕自己是要先行一步了。
  所以他直奔向神海,在那里可是还有一尊大人物。
  神海之上。
  已经知晓了那块“天外陨石”的沉香剑灵正襟危坐在王座之上,神情端庄。
  突兀间,平静无澜的神海海面冒出了一个水泡,然后那个本该一戳即破的水泡却变得愈来愈大,最终在沉香剑灵的注视下幻化成了一道人形身影。
  尚未等到姬歌开口,沉香剑灵已经率先开口道:“看来你还真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姬歌闻言挠了挠头,露出一副极难为情的模样姿态。
  看到姬歌这般扭捏姿态,沉香剑灵猛然站起身来,说道:“你他娘的少在这里恶心我了。”
  姬歌嘿嘿一笑,说道:“我这还不是怕你不答应嘛。”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沉香剑灵反问道。
  姬歌听到这句话后双眸穆然睁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要知道以前自己请他出手可是求爷爷告奶奶,还要答应他一些“丧权辱国”的条约,可这次自己尚未开口他便已经是这般表态了。
  如果干脆利落还是在姬歌的印象当中还是头一次。
  “那石破天与你身旁的小鬼本就是青荫福地的人,我出手保护他们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沉香剑灵一步步走下台阶,然后平稳地站在了神海海面上。
  最后他缓缓走到了姬歌神识化神的身前。
  “我很忙。”沉香剑灵说道。
  “嗯,我知道。”姬歌点头迎合说道。
  “时间很仓促。”沉香剑灵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不耐烦。
  “嗯,确实。”姬歌接着他的话说道。
  “再不快点他们就死了。”沉香剑灵咬牙切齿地说道。
  “嗯。快了。”姬歌刚一说完便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紧接着他就被沉香剑灵给一脚踹进了神海之中。
  “白痴。”沉香剑灵咒骂一声,神色不悦。
  而后他的身躯同样缓缓沉入这片汪洋神海之中。
  几息以后,外界当中。
  原本双眸紧闭的姬歌手指微微颤动,双眸缓缓睁开而来。
  眼中不见璀璨星芒,只有一片黑冥。
  (本章完)



 推荐阅读: 无敌血脉 奇异的飞鹰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逆成长巨星 木叶的白眼公主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改变命运的,人 妖神传说之落樱 拉马克游戏 我灵魂里有龙魂 漫威里的次元餐厅 大符主师 
 猜您喜欢: 宋时风月 重生之美利坚反恐 星际暗杀专家 超品心术 绝色残后 大偶像 斗珠 大唐说 兼职巨星 海贼之黑旗商会 民间山野怪谈 对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