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作不合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替身
    这一切的发生都不过转瞬之间,饶是自诩见惯了贵人,多少也算见多识广的老鸨也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仿佛还没有反应过来。

    没来得及出手的武将活动了一下胳膊,满脸的惋惜之色:好不容易跟着大督护出来一回,只让大督护一个人表现自是不行的,他也等了许久的表现机会了。只可惜让这群狗东西抢先一步。

    回过神来的老鸨看着眼前这一幕眼角忍不住抽了抽,看向那个如同小鸡崽一般被一群人高马大的武将压在地上的阿加打了个哆嗦,问乔苒:“大人,这是……”

    乔苒没有向老鸨解释什么,只是反问老鸨:“这个阿加素日里吃食上有什么喜好?”

    这也是在周世林喊出“这孙子心里有鬼”之前女孩子问的话。

    老鸨不知道这个问题同阿加被制住有什么关系,不过看阿加的反应,显然是有些古怪。她不敢怠慢唯恐自己也被牵连其中,便忙招手唤来厨房的人,厨房的人闻言很快便道:“阿古口味重些,喜食牛羊肉,偏好西域口味;阿加的口味如今已然同我们大楚人没什么两样了,尤好精细名菜。”

    精细名菜就对了!乔苒看向阿加,笑容不达眼底:“如此,便请你同我等走一趟了。”

    官差上前为阿加套了枷锁,乔苒则转头问此时一脸惊疑不定的老鸨:“前几日阿加是被哪个客人带走的?”

    心知这次事情严重的老鸨没有隐瞒,爽快开口道:“是城阳县主。她是阿加的熟客,素日里最喜欢阿加了,宅子离这里不远,也在朱雀坊这里。”

    这一趟可谓收获颇丰,回到大理寺时已是申时下值的时候了,将阿加带进大理寺,乔苒便去找了甄仕远。

    好不容易才安抚住乌孙人的甄仕远此时正一脸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乔苒才一踏进门,甄仕远便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看向她身后紧随其后跟进来的周世林:“他过来作甚?”

    周世林哼道:“这一次抓人若不是我出手帮忙可没有那般顺利的。”是他那神来一脚踹开了小倌馆的大门,而后也是他及时发现“那孙子心里有鬼”的。

    甄仕远却对此表示怀疑,眼神询问乔苒。

    乔苒笑了笑,没有否认,只道:“事情的经过我稍后再同大人说,眼下请大人带人同我去朱雀坊走一趟,请舞阳县主过来协助办案。”

    即便因为陛下唯一的子嗣大殿下身体孱弱,都在谣传陛下将会在诸多留在长安城的宗室中人中择贤明立储。可在这些有可能位登大宝的宗室中人之中却不包括舞阳县主的父亲留安郡王。

    不管是封地还是能力亦或者声名,留安郡王都十分不显眼,甚至因为身体亏空伤了根基,除了舞阳县主之外已然无后。

    舞阳县主本人也不是厉害有手段的宗室子弟,养面首、吃喝玩乐亦是个纨绔。

    “此事牵扯到了舞阳县主?”甄仕远有些意外,涉及宗室中人,总是有些麻烦的。

    乔苒点头,道:“我从朱雀坊一家小倌馆中寻到一名名为阿加的小倌,老鸨为证,这个名唤阿加的小倌在乌孙小族长失踪的那几日并不在小倌馆中,而是被舞阳县主带走了。”

    甄仕远“嗯”了一声,眼角余光瞥到周世林已经自己‘主动’去搬了张凳子坐下来听了。

    对上甄仕远望来的目光,周世林没有半点不自在:他在山西路就是这样听乔大人推理案子的,不行么?

    对上周世林这等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甄仕远无奈只得作罢。

    女孩子说话间已经让官差把在门外等候的阿加带了进来,才一进门,甄仕远便怔了一怔:“这是……乌孙小族长?不对,好似又不是……这……”

    “汉人要分辨异域人本就有些困难,更何况这等生的有几分相似,妆容打扮都类似的更是如此了。”乔苒对甄仕远的疑惑并不意外,向甄仕远解释道,“去长春楼的是他。”

    什么?甄仕远闻言大惊,不过她知道女孩子不是个空口无凭之人,这么说必然是有证据的。

    “我看了长春楼掌柜记账的账本,那几日乌孙小族长在长春楼用的饭食大人可曾注意过?”女孩子说道。

    


    说罢这些,不等乔苒再问她便将这三人的来历说了一遍:“阿古和阿加七岁便到了我这里,是从骡马市买来的尖货,算我这里的老人了,这个阿难才来我这里三个月,原先是被富商养在后宅的,后来那富商生意做不下去了,便将阿难卖给了我。”

    略略说了一番这三人的来历之后,老鸨又解释道:“我这里不同于那些大的地方,不少客人不喜欢上门,便时常将人接走,这三位模样生的好,年纪又小,很得客人喜欢,是以日常在这里的时候不多,今日大人也是来得巧,他们都在。”

    如此一番解释可算详尽了,乔苒略略点了点头便再次开始打量起了面前这三个异族少年,大抵是有了老鸨的眼色,这三个异族少年俱没有大的动作,很是乖觉的站在那里,任她打量。

    便在此时,周世林忽地惊呼了一声“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乔苒愣了一愣,看向周世林。

    周世林得意的给了她一个眼色,用“并不算小声”的小声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要作甚,不过这三人若是有问题的话,定是这个叫阿难的了。”

    这话听的乔苒有些意外:周世林又要开始他离奇的推理了吗?

    见女孩子没有开口否定他的话,周世林咳了一声便说了起来:“这种事我见得多了,一般都是新来的有问题。”

    这推理……乔苒眉心一跳,本能的脱口而出:“虽然离奇,却也有些道理。”

    周世林:“……”

    这话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的人莫名的开始脸红,不过,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的话没什么问题。

    “那两个来了几年也不出事,他一来就出事,不是他又是谁?”周世林摊手说道。

    这话还真是有道理到难以反驳,那个名唤阿难的异族少年一下子红了眼,张口辩解道:“……我没有。”

    乔苒见状,想了想,道:“不过也有可能是他运气不大好。”

    这丫头的理由也同样的如此令人难以反驳,周世林摩挲着下巴,点头表示认同:“你说他是扫把星吧,倒也有这个可能。”

    阿难:“……”

    虽是这么说的,女孩子却没有再看向阿难,只是认真打量起了一旁的阿加和阿古,片刻之后她对一旁的老鸨道:“方才我们在宅子外边听到丝竹之声甚是悦耳,想必教导他们费了好一番功夫吧!”

    老鸨点头,没了隐瞒的意思,回答自然十分爽快:“做这一行的光有相貌不会长久,自也要有别的技艺加身。”

    所以琴棋书画这等东西老鸨也会教。

    “点妆也教吗?”女孩子的目光一直落在阿加和阿古的身上,并没有移开,顿了片刻之后,忽道。

    这个问题让老鸨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便点了点头,道:“以色侍人,颜色总是最开始吸引客人的。”

    要谈感情深厚要去问青梅竹马,要谈琴棋书画和才华这等东西可以去论辩馆,她这里是小倌馆,自然颜色为首,琴棋书画都只是锦上添花之物。

    这也是小倌馆比起那等养在后宅的小倌多出不少的本事之一。

    乔苒扫了眼阿难脸上明显不如阿加和阿古细腻的妆容,没有再看阿难,目光在阿加和阿古二者之间来回巡视,看了片刻之后,女孩子才又问老鸨:“他二人素日里在吃食上可有什么偏好?”

    这话一出,那个叫阿加的异族少年脸色顿变。

    正站在一旁闲着没事可做直直盯着这三个异族少年的周世林没有错过这一幕,见状当即大喝一声,手指向阿加道:“这孙子心里有鬼!”

    被周世林一句话戳破的阿加被他如平地惊雷般炸开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逃离,只是还来不及走上两步便被周世林带来的武将一哄而上,牢牢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陛下就是好用,一路畅通无阻。周世林带着一众武将们大摇大摆的跟在乔苒身旁好奇的看着这座小倌馆。

    苍天可鉴,他真是个铁血笔直的男儿,所以对小倌馆这种地方并不熟悉,尤其是这种养在宅子里的,更是如此了。

    难得“光明正大”的来一回,自然是要看个够本了。周世林认真的想着,目光越发大喇喇的放在宅子上,别说,这小倌馆还挺不错的。他是个粗人,说不来太高深的夸赞之语,不过其内花草山石布置确实错落有致,别有一番韵味。

    跟着身旁这丫头无比招摇的在宅子里逛了一大圈之后,终是在宅子里修建的山水凉亭外见到了那位主事。

    小倌馆的主事是个四十上下的妇人,小倌唤她‘李妈妈’,李妈妈此时正陪着笑迎上来施礼唤“大人”。

    周世林对这种人委实没什么兴趣,背着手点了点头正准备说“不必多礼”,一旁的女孩子却已经先他一步喊出了这句话,得了女孩子这句话的老鸨这才起身。

    原来这一声“大人”唤的不是他,周世林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只是心中忍不住腹诽:难怪面前这人一把年纪了只能当个老鸨,连哪个官大都不知道。当然,他们这一行里头最大的还是那丫头手里的陛下了。

    乔苒没有理会周世林的小心思,一开口便说明了来意:“李妈妈,听说你这里有白面异族少年,我来看看。”

    要看异族少年?老鸨愣了一愣,随即便笑着说道:“难怪大人要专程到我这里跑一趟了,不是老身自吹,要看这等上等尖货,也只我这里有。”

    乔苒点了点头,没有多言:“都请出来吧!”

    老鸨听罢一边转身让身边人去将人带过来,一边对上面前手执“如朕亲临”身穿大理寺官袍的女子却又忍不住起了几分猜测:“大人,可是最近长安城里头出了什么事?”

    毕竟大理寺衙门这等没有案子不出动的地方,无事登门必然有事。

    女孩子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

    老鸨有心想问,可见她站在一旁抿唇不语,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也只得作罢。

    下头的人很快便将几个白面异族少年带了上来,在一旁大喇喇站着东瞅西瞅的周世林只一见,便懵了:“这……怎么看起来都长的差不多呢!”

    都是蓝眼高鼻卷毛的样子,这如何分辨的出来?

    这话一出,几个异族少年心中便不由冒出了几分委屈:什么叫都差不多?人都是生了两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那也叫长的差不多么?

    当然,这话也就心里想想而已,身材雄壮的周世林一看便不是好相与的,虽然没有身着官袍,可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想想不管背景还是拳头都硬的很。

    乔苒没有出声,只是认真打量了片刻几个白面异族少年之后,手指向其中三个道:“你,你还有你出来。”

    小倌们看向一旁的老鸨,见老鸨点头,这才带着几分不甘不愿的站了出来。

    周世林看着被乔苒点到的三个白面异族少年站出来之后,眉头拧得更紧了,他背着手走过去围着三人“巡视”了一圈,而后指了指那三个少年问乔苒:“这几个人有什么区别?”

    乔苒笑了笑,道:“看不出来便对了。”

    她虽然看的出来,不过目击者可不是她这等人,而是周世林这等普通人,若是普通人分辨不出这三人的模样就证明她找对了。

    不过一个点人的功夫便让一旁的老鸨忍不住微微眯眼:“大人好眼力,这三人便是我们这里新来的杂役都有时常弄错的可能,大人却是一眼就将他们三个挑出来了。”

    乔苒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问老鸨:“这三位前些时日可有离开过这里?”

    老鸨闻言怔了一怔,眼珠转了转,似是略有些犹豫,乔苒没有多言,只是拿着手里的腰牌在她面前晃了晃。

    老鸨见状脸色不由一僵,略一权衡之后很快便做出了决定,开口说了实话:“这三位前几日都不在,直到昨日方才回来。”

 推荐阅读: 海蓝物语 苗疆妖妻 先婚后爱之娇妻不娇 钦绝 如果我们的相遇是为了分离 狂帅酷霸拽 最佳女配的完美翻身记 奈斯女孩和刺猬小姐 左少的麻辣娇妻 曼谷的清晨 墨愿 嫡女风华邪王请独宠 
 猜您喜欢: 赛尔号之冰灵之殇 江山如纸我胡系 我生于地狱 我们相爱吧 小仙女萌游江湖 独家蜜恋:霍少的神秘悍妻 洪荒元符录 轻风吹清风 神医小药农 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发个红包去未来 我自镜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