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清欢 > 第238章 入彀的曾纬(上)
    曾纬听她提到曾布,想到父亲对她的确凉薄,忽地有些可怜眼前这女子。

    他正要出语安抚几句,张尚仪却转了语气道:“不说从前那陈芝麻烂谷子事了。四郎,自堂除之议后,我好几日都不得安眠。原来你阿父对你,竟也是个冷情的。我岁初给你指点的应试之法,岂非害了你?不过,吏房的文书一日未下,或许,就还有转机的可能。”

    曾纬悻悻:“官家还要用我父亲制衡章惇,在我的差遣上,自不会驳了父亲的面子。官家有了一篇他要的殿试策论,檄文似的,向士大夫们周知绍述的决心,就已经够了。”

    张尚仪起身,来到曾纬跟前,盯着他:“四郎,如果,你不仅能写策论,还能写出证词呢?”

    曾纬被她盯得有些发毛,却又仿佛临渊之人,见到了鱼儿的影子,在骇意的边缘升腾起好奇来。

    张尚仪道:“因你阿父在堂除之议上太过不近人情,不知是否因年迈而脾性古怪,我前几日听来的一个消息,都不敢立即报与他知,今日还是先与你说的好。官家,已暗中授命蔡京、邢恕等人,细查宣仁太后当年可有欲立雍王、曹王之事。”

    曾纬心中一惊。

    雍王赵颢、曹王赵覠(jun,第一声),皆是英宗皇帝与宣仁太后高氏的儿子,神宗皇帝的弟弟。

    当年推行变法的神宗帝,才三十八岁就病入膏肓,那时雍王与曹王正是年富力强之际,朝野议论纷纷,不知继承大统的,究竟是二王中的一位,还是神宗帝年仅九岁的儿子赵煦。

    最终,上位的仍是侄儿,而不是叔叔。

    然而坊间始终流传,宣仁太后高氏,曾有意撇开孙儿赵煦,立儿子雍王或者曹王为帝。

    去岁到今年,曾纬与父亲闹翻之前,一直听父亲说,政事堂里吹的风,也是章惇上蹿下跳鼓动天子追废宣仁太后、才能进一步清洗元祐党人。

    不想从内廷传来的消息更酷烈,天子原来竟是要从“欲谋废立”这样历来会令多少人头落地的角度入手。

    但曾纬仍是懵懂地看着张尚仪:“宣仁太后当年欲立子废孙,和我眼下能留京,有何关系?”

    张尚仪面色肃然道:“我也是想了几日才想出的法子。我只问你,元丰七年,你是不是拜在高公纪门下?”

    


    欢儿比她年轻十岁,却不懂得保养,伸出来的双掌,就是一副操劳生计的市井民妇的模样。

    曾纬怅惘的目光,又从张尚仪的手上移到了她的面庞上。

    都说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张氏,莫说如今才不过三十岁,尚是满头青丝鸦发,就算再过一二十年、双鬓繁霜了,单那双时而春烟迷蒙、时而寒光犀利的眼睛,也定还是勾人心魄的。

    此刻情境,倘使案头那边坐着的,是乖巧又爱说笑的欢儿,多好。

    譬如是未来的某一日,他曾司谏下朝归来,内宅娇娘便这般莺莺燕燕、全心全意地陪着他,缱绻甜蜜如在仙乡,胜过人间无数。

    一声柔腻的莺燕之语打断了曾纬的出神:“四郎,我看,林再静,山再幽,我焚的香再妙,你这胸腔子里的心,也还是又鸣又噪的。”

    张尚仪将搓好的香丸铺在瓷盘中晾着,笑吟吟地点评着眼前男子。

    又道:“此番风波,我可是无力转航。你那心尖上的女子,太招人了,皇后和贵妃看得再紧,官家,也还是对她动了念头。好在,她确实有几分尾生抱柱的信义,想来持定了不能负你的心,竟是生生将官家顶了回去。她呀,真是生对了时候,我大宋的天子,历来皆为仁义宽厚之君,她既不愿意,官家也没说什么,加倍赏赐了她,让她出宫了。”

    曾纬冷哼一声:“人是出来了,牌坊也挂上了。”

    “那也怨不得官家,官家哪里晓得你与她的情事?”

    说到此处,张尚仪忽地面色一凛,带了交心的口吻道:“四郎,你可莫糊涂,不管不顾地将与她的郎情妾意昭告天下。那岂不是打官家的脸?”

    “我到底姓曾,有这么蠢?”曾纬没好气道。

    “唔,那就好。玉楼冰簟鸳鸯锦,帘外轱辘声。里子向来比面子实惠,大不了,过得一阵,寻一处清幽院落,你二人照样做得鸳鸯。若此事不好向枢相开口,你手头又紧,自可说与我知。”

    曾纬听得张尚仪坦诚地说出这般法子,短暂的惊诧后,竟生出几分感念来。

    他叹口气,向张尚仪闷闷道:“我也是这般想,只欢儿不愿。”

    张尚仪一愣,旋即双眸染上点滴哀愁,默了片刻,方戚戚然道:“果然不同人不同命,又不同的心性。当初我与枢相之间,倘使他对我作了别宅安置,我不知会有多欢喜,哪怕一月就见得他一次,也是好的。”

    

    这个夏秋之交,屡屡提到宣仁太后临朝时大宋割地给西夏之辱的,绝不仅仅是边关重镇庆州城的军民。

    开封城东北,一场关于宣仁太后的隐秘谈话,也在一男一女之间进行着。

    申末时分,梁师成领着刚刚与遂宁郡王赵佶踢完球的曾纬,出得府邸,上马骑了不多时,就进了一处林泉清幽之地。

    “曾公子,干娘在里头等你,小的先回郡王府办差了。”

    梁师成将曾纬领到目的地,告辞而去。

    此地树木高大,遮荫蔽日,林间似有小路无数,却又被灌木遮了个七七八八,曾纬来时就算骑于马上,也只能隐约辨出那些别业小院的模糊轮廓。

    曾纬进到屋中,张尚仪正在调香。

    她面前的案头一角,一个镂空雕刻着缠枝卷草纹样、好像小莲蓬似的越窑青釉香炉里,缕缕青烟袅袅而出。

    “我竟不晓得,你还有这么一处隐居之地。”

    曾纬说着,一屁股坐在蒲草团子上。

    张尚仪道:“四郎,此处不是你阿爷那间大隐隐于市的酒屋,你自可放松些。”

    她话音未落,曾纬已经又从草垫上挪开,直挺挺地往后一仰,干脆将身躯放平在凉爽的地板上。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好一个又消暑、又销愁的世外桃源。”

    曾纬念叨了一句,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房梁。

    张尚仪翘着羊脂嫩笋似的手指,耐心地研磨着丁香、龙脑、檀香等香药粉粒,再将蒸熟的枣子撕了皮,混入擂钵内的香粉中,又换到大些的捣臼里,加上炼过的蜂蜜,细细捣匀,最后搓成小丸子。

    曾纬先还未动,休息了片刻,才侧过一张俊脸,望着张尚仪如玉蝶翻飞的手。

    确实美。

 推荐阅读: 上吉 战神王者 八零锦鲤小团宝 重生年代娇宠小福包 全能大佬是团宠 穿回来后偏执大佬他黑化了 福来孕转:农门商女有灵泉 妻宠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来一个西红柿 今天也要花光大佬一百亿 富贵辣娘子 
 猜您喜欢: 我的老公是混妖 百鬼全书 逆天小农民 神级小卖部 宝力盗人 星际甜宠:大神,请指教 修仙小神农 你的书有毒 棋逢对手 他从末世来 腹黑医妃,爷我等你休妻 次元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