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威太阳神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乘胜追击 再谋复起
  维克托自曝出来的身份让人震惊,当然,不是因为他那奇怪的外号,而是他那让人不敢想象的身份。
  起初很多人还只是以为维克托只是一个间谍,他们都已经为维克托想好了背后的势力,十有八九是九头蛇跑不了了。但是现在他却说出了这样的一个身份,这既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也让他们内心里免不了地忐忑了起来。
  面对一个地狱之主,到底和面对一个普通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尽管说他们已经见过了很多世面,连那种来自虚空的恐怖存在都已经面对过了。但是说到正儿八经的直面应对,这还是第一次。
  而一直以来关于地狱和魔鬼的恐怖传说也在这个时候发挥出了作用,让他们心里开始生出担忧,这个所谓的地狱之主会不会用他那邪恶的魔法来对他们做一些鬼祟可怕的事情。
  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却并不会是每个人都这么想。比方说史塔克,作为已经和地狱打过不止一次交道,甚至连撒旦都交过手的人物。他对于维克托的身份虽然震惊,但是却也不至于像其他人那样的惧怕。
  此外,在维克托自报身份的行为中,他也算看出了维克托的险恶用心。在自知自己的身份已经败露,预期中的阴谋都无法实现了之后,他能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而在其中,以自己的身份来对他们这些人类的首脑进行恐吓,无疑就是一个不花本钱的聪明买卖。
  除了暴露出来自己的身份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的损失。而这也远远称不上损失,因为这只会让他得到别人的畏惧。而畏惧,就会像是盘踞起来的毒蛇一样影响这些领导人的想法,让他们开始变得投鼠忌器,畏首畏尾起来。
  这就是典型的癞蛤蟆趴在脚上,不咬人但是恶心人的意思。其未必能对维克托的阴谋有什么帮助,但是却显然可以拖累一下他们这边的脚步。对此,史塔克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他立刻就张开了嘴,鼓动起了现场的情绪来。
  “地狱的主君?真是好大的名头。但是如果至尊法师和我说的不错的话,所谓的地狱应该已经不复存在了吧。你说这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名号是什么意思,想拿来恐吓我们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诉你,你的想法恐怕是不能如愿的了。”
  “各位,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家伙的身份而对他有任何的顾忌。就像是我之前说的那样,地狱都已经不在了,他的这个名号也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之前作乱的那些魔鬼应该就是他所能做出来的最后的疯狂。而现在连最后一点资本都被消灭干净,他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了。只剩下他一个,有什么好怕的。难道还怕他会顺着网络爬到你们面前去要了你们的命吗?”
  史塔克的话,或者说史塔克本人的存在顿时就给了这些国家首脑们不小的底气。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些人也不是全然没有反抗之力的。不说一些国家暗藏的手段,单就是史塔克这个曾经的超级英雄的存在,就足以让他们拥有足够的底气。
  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这不是只有少数人才会有的想法。大部分人在事到临头的时候都会有类似的想法。这个道理放在眼下也不会例外。作为所有国家首脑中最能打的那一个,史塔克毫无疑问地被自己的同僚们寄予了厚望。而他自己对此,也有着差不多的想法。
  毕竟是他最先怀疑维克托的行为,也是他一点一点通过判断和质疑来揭穿了他的这个身份。从头到尾几乎都是他在对付这个家伙,而哪怕说是出于善始善终这个因素,他也觉得自己责无旁贷。
  而眼看着史塔克三言两语之间就把自己隐藏在暗中的那份威胁化消为无形,维克托哪怕是再怎么城府深沉,也难免地有了一种气急败坏的感觉来。
  本来局势一片大好,就算是当不成那个所谓的地狱之主了,最起码的也能保住自己在九头蛇内部的地位。但是谁又曾想到,先是一个不知名的家伙突然间的乱入,再加上史塔克这么福至心灵的顺藤摸瓜。不仅仅是史密斯.周交给他的任务被搅成了一场空,就连他苦心经营的这个身份,也彻底地化为了泡影。
  这已经可以算是彻底的失败了。而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之下,史塔克却连一个恶心人的机会都不留给他,这就更加让他感觉到有些无法容忍了。
  不过,即便是他无法容忍这样的做派,却也很难对史塔克做些什么。因为就像是史塔克所说的那样,他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顺着网络过去找他们的麻烦。所以在现在这个时候,他除了放点狠话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做法。
  而相对于类似放学之后你别走这种放狠话的行为,维克托倒是更在意他自己之后该何去何从。
  拉托维尼亚肯定是待不了了。虽然说他自认没有做过一点对不起拉托维尼亚的事情,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史塔克这些人可不会看在这件事情的份上选择放他一马。
  就和之前的秘密抓捕一样,既然有了第一次,那么肯定还会有第二次。虽然说以他的本事并是不惧于这种小手段,但是一直这么被苍蝇骚扰着也绝对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情况。
  和站在明地里当个靶子相比,他还是更喜欢躲在幕后,做一个暗中把持一切的人。所以与其在这个时候逞一时之快,他到底还是更倾向于以后再慢慢算这笔后账。反正来日方长,只要他能逃过眼下,那么在未来,他有的是时间找回场子。
  维克托很快地就给自己想好了退路,随后,他很快就对着史塔克以及在场的众人意味深长地欠起了身来。
  “你说得对,史塔克先生。现在的我的确是对你们无可奈何。哪怕说我内心里对你们充满了各种各样极端的想法,在这个时候恐怕也是根本做不了什么。这一回合我认输了!我承认你们赢了这一局。不过也仅仅只是这一局,因为下一个回合,我会把今天输掉的一切都连本带利的拿回来...相信我,这并不是什么空话,而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这个言下之意不难理解,无非就是眼看事态不利,抽身而退的一种表象而已。聪明人在这个时候大都会选择这么做。不过对于史塔克来说,他倒是更宁愿维克托做一个愚蠢一点的选择。
  不管是意气用事也好,还是出于对自己的自负也罢。只要他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等着他亲自找上门去,那么就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指望除了队友以外的人犯傻实在是一件不怎么切合实际的事情。所以在眼下这个情况下,他也只能是对着维克托隔空放起了狠话来。
  “你想要连本带利的拿回你输掉的一切?如果你真的有这个勇气的话,那就来吧。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你拿回这一切,还是你最终自投罗网,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说真的,我还是挺期待和你面对面见上一次的。因为如果不是当面的话,我还真没有那个绝对的把握把你这个阴沟里的老鼠给揪出来......”
  摆出了自己一贯的傲慢姿态,史塔克也是寄希望于用这种方式来激怒对方,让对方做出一点不理智的行为来。不过他到底小瞧了维克托。因为正如同他能看清楚维克托的一些意图一样,维克托对于他的这种挑衅行为,也能洞察出他的一些意图来。
  他脑子抽了才会这么一头撞到史塔克的陷阱里去,所以都不需要怎么多想的,他就已经是和史塔克针锋相对了起来。
  “会有这么一天的,史塔克先生。等到了我觉得时机合适了之后,我们会有当面见面这么一天的。当然,不是现在就是了......”
  “懦夫,胆小鬼!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只会在背地里耍阴谋的家伙就是一群见不得光的爬虫。连光明正大站到人前的勇气都没有,就这还敢觊觎这整个世界。我要是你,早就跑回家质问一下自己的父亲,当初为什么那么不小心,要把自己给射出来了......”
  史塔克仍在努力,想要极尽可能地去激怒维克托。为此,他甚至在这种场合拿出了那种与他身份根本不符的粗俗言语来。以他所受到的教育以及一直以来的生活环境来看,这大概算得上是他最严重的话语了。而就他个人感觉而言,如果有人敢这么辱骂自己以及自己的父母的话,那么再怎么着他也要给那些家伙一个好看。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维克托倒是对这样的侮辱表现的相当平淡。
  和史塔克不同的是,维克托可没有那么幸福的青少年时代。在他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他所生活的拉托维尼亚可是以平困而著称的落后国家,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指望一群连肚子都不一定填的饱的家伙拥有什么绅士风度,时刻把文明二字挂在嘴边,那肯定是不切实际的。经常性堵在你家门口,为了点蝇头小利骂娘,那才是正常的做派。
  什么妈惹法克,什么婊子养的,他打小就在耳朵里听出了茧子。而在他母亲不幸离世,他要靠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摸爬滚打之后,这样的话就听得更多了。说句不好听的,除非史塔克能变着花样用十几种不同的语言把他父母双亲问出朵花来,否则的话他心里还真不会有什么明显的波动。当然,要说完全不会动怒,那肯定就是不可能的了。
  他只是记在心里,等到了有机会之后,他自然会把今天所收到的一切侮辱都给加倍的偿还回去。就像现在这样。
  一言不发地挂掉了通讯,彻底地断绝掉了同盟国会议上的联系。维克托紧握着自己的权杖,就向着城堡的外面走去。
  智械的突袭触发了他所布置的一些陷阱,这固然让那些机器被破坏的干干净净,但是同时的,也使得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堡彻底地化作了一片废墟。
  这让维克托难免有些心痛。因为从未想过自己会暴露的他可是在经营这座城堡上面投注了不少的心力。不说那些现实世界里的奢饰品,单就是他利用自己身份之便收集来的一些古老魔法物件就是一笔不小的损耗。
  现在他肯定是没有时间把这些东西一一地从这些废墟底下扒拉出来了,但是要说就把这些东西丢在这里,平白的便宜了史塔克那伙人,他心里肯定也是不会愿意的。
  作为一个合格的枭雄角色,他从来都是那种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的典型。而如果顺着这个思路走的话,他会做怎么样的选择其实就已经是可想而知了。
  维克托已经打算要这么做。不过在这之前,他所考虑的问题则是,自己是不是在这之外还要多做点什么。
  拉托维尼亚,他的祖国。并不客气的说在他的掌控之下,这个国家已经是脱胎换骨,一改往日那种落后的风貌了。
  说比肩德法这种老牌欧洲强国可能还有些言过其实,但是说真的,像是意大利、西班牙这种光靠吃老本才能在世界大盘上占据一席之地的国家,他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
  这些是他的努力,是他所做出来的贡献。对此,他一万分的肯定。但是一想到自己离开了之后这些都要成为别人的嫁衣,他心里就难免不是滋味了起来。
  作为一个阴谋家,他承认自己这辈子恐怕是没有做过什么好事的。但是,在拉托维尼亚这个生他养他的土地上,他却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他所做的一切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都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在这一点上,说一声他是这个国家的英雄估计也不为过。然而即便如此,也并不能洗脱掉他在那些国家首脑心中的罪名。
  他可以想象得到,等到整个世界重新恢复过来之后,那些国家首脑们会用怎么样的方式来抹黑自己,又会用什么样的龌龊手段来瓜分拉托维尼亚的一切。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所苦心营造的这一切注定将不复存在。而对此,他心里难免的有些犹豫了起来。
  .。着笔中文网m.



 推荐阅读: 神话穿越 主神攻略计划 位面超级大咖 星球大农场 天人速递 电影世界大抽奖 请叫我救世主 红警之从废土开始 噩梦乐园 异形娘 关于世界的一己之见 位面之吾道随心 
 猜您喜欢: 神级败家抽奖系统 三十二号避难所 梦里浮华 诸天吃鸡游戏 明日杀机 不死皇冠 无上人皇 你也算法师 辉烬纪年 修真从武侠开始 圣骸 这重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