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司岂对着阳光仔细辨认着,道:“玄色绸缎,而且是上好的蚕丝,色泽饱满,没下过水。虽说看不出产地,但至少可以证明,咱们的方向没有错。”

“师父,你没事吧。”小马讪讪地从上面下来,一边走一边瞪罗清。

纪婵想迁怒,可细想想,又觉得怪不得小马。

她和司岂育有儿女,司岂本人还有那个意思,罗清一撺掇,他不可能不就范。

罗清瘸着腿,不知是真摔了,还是假装的,“三爷,你没事吧。”

司岂淡淡地笑着,“没事。”

几人下了山,一路上再无其他发现。

到山下时,李成明果然已经等在下面了,“司大人,有新发现吗?”

司岂把那条布丝给他,把自己的判断又说了一遍。

李成明脸红了一下,“昨儿天黑,疏漏了这一处,幸好两位大人亲自走一趟。”

司岂摆了摆手,“的确是天黑,路也不好走,李大人不必自责。”

“多谢大人宽容。”李成明叹了一声,“太难了,下官要去锦绣阁看看,两位大人要不要一起……嗯?两位大人没摔坏吧。”他的目光落在司岂沾满了尘土的头发,以及纪婵刮蹭得泛白的黑色裤子上。

纪婵有些不自在。

司岂眼里带着笑,道:“没大碍,就是腰硌着了,估计要青个几天。”

一行人进了锦绣阁。

锦绣阁装修奢华,以做宫廷菜闻名,来这里用饭的非富即贵。

司岂要了个包间,又把掌柜叫了过来。

“几位大人有何吩咐?”掌柜是个八面玲珑的弥勒佛似的中年人。

司岂用手巾擦干手,交给罗清,让他帮忙擦擦头发。

李成明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才开了口,问道:“有两件事,第一,让伙计李二过来一趟;第二,本官需要知道最近来过那些有头有脸的客人,有一个算一个,一五一十地告诉本官。”

掌柜有些犹豫,“第一件没问题,这第二件……”

司岂哂笑一声,道:“怎么,是想关店,还是想本官请旨?”

掌柜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不不,小人不敢,小人不敢,这就去拿账簿。”

不多时,菜开始走了,李二到了,掌柜抱着账册也回来了。

掌柜把账本交给司岂,“这是近一个月的账册,请司大人过目。”

账做得很精致,时间,客人姓名,菜肴,消费金额,现银还是记账,乃至于请了谁,喜欢吃什么,都一一记录在册。

“诸位大人,小店的账是仔细了些,可也是为了更好的为贵客们服务嘛。”掌柜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纪婵道:“账做得不错,你先下去吧,等我们看完了,一定会完好无损地交还给你。”

“是,是。”掌柜出去了。

司岂看账本。

李成明问话:“李二,你家在哪里,你妹妹多长时间来一次锦绣阁,都什么时候来?”

李二说道:“回大人的话,她单日子来这里,双日子要去王员外洗衣服,一般都是下午来,那时候楼上的酒席撤了,正好帮后厨洗碗,掌柜每个月给她一两银子。”

李成明问:“她和前面别院的小厮相好,你知道吗?”

李二道:“小人知道,那小子跟我提过亲了。”

李成明问:“你妹妹一来他就来吗?”

李二点点头,“除了这几天之外,前一阵子都是如此。”


司岂虽然不大熟悉助攻的准确意思,但他理解满分,立刻心领神会,说道:“只是碰巧了,纪大人扶我一下,腰下都是石块,硌得肉疼。”

纪婵无法,只好把手从他脖子下面伸了进去,一边往起搬一边说道,“你慢一点儿。”

她的漂亮的脸庞离司岂越来越近,近到他只看得见那张粉嫩的红唇。

纪婵搬不动他,愤愤地对上了他的目光,“司大人不是腰疼吗,你倒是配合一下。”

哦……

司岂抬起头,直奔他一直渴望的地方。

“司大人,我帮你是想让你站起来,不是纵容你亲我,千万不要误会了。”纪婵凉凉地说道,“既然司大人没有大碍,下官便松手了。”

她说放就放,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却不料,脚下一滑,再次失去重心,重新扑到了司岂的身上。

这一下比刚刚摔的那一下还要狠。

司岂“哎呦”一声闷哼,显然疼到了极致。

纪婵还好些,她的下巴落在司岂的颈窝处,没有垫到舌头。

只是胸口与司岂的胸膛撞得结结实实,虽不至于太疼,却也颇让她难为情。

“要不要紧?”司岂下意识地抱紧了她,瘦瘦软软的热乎乎的一团,抱起来很让人有满足感,登时慰藉了他腰上传来的剧烈痛感。

“我没事。”纪婵挣扎着还要起来。

司岂收紧双臂,“这里太滑,你脚下虚浮,先别动,我试着坐起来。”

纪婵知道他说得对,为了避免一而再,果然不动了。

司岂谨慎地踩了踩脚下的大石块,抱着她慢慢坐了起来……

四目再次相对。

司岂忍不住内心的渴望,又往前凑了凑。

纪婵向后躲了躲,说道:“司大人,你不觉得这样做有失君子之风吗?”

司岂在手上加了两分力量,正色道:“纪大人,我刚刚救你两次。而且眼下你还主动挂在我身上,实在不大适合讨论什么是君子之风。”

“另外,君子之风,一般只适用于不喜欢的女人。”司岂极力忍住亲上去的渴望,小声说道,“比如现在,我只想把你娶回家,生几个像胖墩儿一样的小孩子。”

纪婵脸红了,“流氓,还有两条人命等着我们伸冤呢,你却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司岂郑重说道:“虽然现在说这些不大合适,但我还是想告诉你,纪婵,案子重要,你更重要,你试着给我个机会,我想好好照顾你们娘俩,弥补以前的过错。”

纪婵冷哼一声,“我们娘俩没有你也过得很好。司大人,你以为你睡过,亲过,我就一定是你的了?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我是仵作,最擅长的就是和人体的各个器官打交道,我不在乎那些。”

司岂下意识地舔了舔上唇,厚着脸皮问道:“既然如此,那以后不妨多亲亲?”

纪婵一怔,“没想到司大人是这种人,真不要脸。”

司岂摇摇头,“纪大人错了,男人在喜欢的女人面前,通常都不太要脸。”

纪婵小脸羞得通红,她早该知道,女人跟男人斗嘴没什么好处。

“你再不松开我,我就喊非礼了?”她警告道。

司岂见好就收,果然松了手,“你放心,我会娶你的。”

纪婵道:“你放心,我绝不会嫁给你的。”她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又抓着荆条往上面去了。

司岂拍拍衣裳,也跟了上去。

枣刺上确实挂着一根布丝。

纪婵把它摘下来放到手帕上,说道:“像是绸缎。”


两人带着小马罗清直奔紫薇山下,沿着石阶上了山。

柔嘉郡主不缺钱,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石都精心设计过。

石阶九曲十八弯,每一折各有风情。

也正因如此,视野不宽阔,非常便于隐匿。

纪婵道:“司大人,凶手会不会经常在锦绣阁用饭,所以才会撞到那名小厮?”

司岂点点头,又笑了笑,“我也是这样想的,但也不排除柔嘉运气不好,那小厮跑一次就碰巧被凶手发现了。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一条线索。走吧,说不定我们从这边下去时,李大人已经等在锦绣阁了。若果然如此,我们就在锦绣阁用过饭再回去怎么样?”

纪婵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山不大,甚至可以算得上平缓。

路却很长,两人在春天的气息和死亡的沉重之中穿行,渐渐走到了围墙边上。

柔嘉和靖王府是正经亲戚,围墙不高,中间还有一处凸起的边缘,不难爬。

纪婵踏上石头,抓着围墙墙头,脚下一跃,便轻而易举地攀了上去。

墙头上什么都没有,连一片瓦都不曾踏碎。

墙外面地面平整,跳下去不是难事,只是山坡上的野草和灌木多了些。

纪婵跟司岂打了声招呼,先下去了。

几息后,司岂也来了。

纪婵领先他一丈左右的距离,视线始终落在一簇簇灌木丛上。

“天黑,坡滑,荆棘多,说不定他会刮了衣裳,嗯……这里似乎就有一条。”她朝一片酸枣丛走了过去。

酸枣上的刺十分尖锐。

一根枝丫上挂着一条玄色的纤维,一寸左右长,不细看很容易就错过去了。

“诶唷!”她光顾着拿纤维,没注意到脚下那片被踩虚的浮石,右脚向下一滑,人就倒下去了。

司岂恰好就在她身后,急急搂住她的腰,却不料他脚下踩的也是浮土,这导致他接住纪婵后,自己也向下滑了下去。

好在前面就是一块巨石,司岂在向下滑了两尺后,用脚抵住了石头。

纪婵没摔着,但她知道司岂肯定摔得不轻。

“你有没有受伤?”她从他身上翻了下来。

现在是春天穿得薄,司岂的腰硌在石头上,很疼。

“还好。”他皱着眉头说道。

山坡很陡,而且都是土,很难稳住脚。

纪婵抓着一棵荆条,暂时稳住双脚,说道:“你先别急着站起来,动一动,看看腰有没有受伤。”

两人距离很近,四目相对时,司岂甚至能看见纪婵眼里的自己。

他依言动了动腰,“没关系,不严重,只是有些扭到了。”

“三爷,你怎么样?”上面传来罗清的声音。

小马也问道:“师父,有没有摔到?”

“诶唷!”又是一声惊呼,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

“罗清,你没事吧?”纪婵听得清楚,那是罗清的声音。

她往上看了一眼,一大簇灌木晃动着,看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小马哭丧着说道:“师父,罗清也摔了,你等等,我马上下去。”

纪婵不满地说道:“你这小厮别的不行,助攻干得倒是挺在行的。”

 推荐阅读: 福运甜妻有空间 她的被窝比较软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荆山之玉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我娘是个狠人 鬼医毒妃:嫁个绝色小相公 校霸家的小草精超乖吖 偏执总裁替嫁妻 王妃水嫩:王爷你好坏 一见到你呀 被亲哥死对头看上怎么办 
 猜您喜欢: 恶魔军官青梅小可耐 符文—英雄 紫微斗数争霸录 海贼王之终极分身 林双的致富日常 茅山剑侠传 剑行大道 殿下追妻:深爱草包小姐 七色之旅 重生之奋斗在香江 金姝 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