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希瑶,奉阳那边你暂时还是不要回去了。”刘炎松沉声说道:“马家的核心人物基本上都被我给抓完了,不过政府这一块的人我却不好直接动手。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可能违背原则对政府部门的官员下手。这样吧,要不我让郭勇杰去一趟奉阳,将妈妈接过来好吗?”

    “妈妈在城里未必住得惯啊!”张希瑶有些纠结,其实她真正的心思,还是想着要好好的安静一下。对于自己跟刘炎松的事情,张希瑶真的需要一点时间好好的考虑。毕竟两人以后的日子还长远,如果她要是不能将这些事情给理清,以后肯定会要承受很大委屈的。

    “我知道你还是想着要躲开我是吧。”刘炎松伸手轻轻地将张希瑶搂在怀中,口里悠悠地叹道:“希瑶,你要相信我,我对你的感情,是绝对没有任何偏颇的。虽然我不能放手萱妮她们,但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沾惹别的女人了。希瑶,不要回去,不要离开我好吗?”

    “炎松,我并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啊!”张希瑶柔声说道:“只是我心中暂时还无法接受这一切罢了,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会认真的说服自己,争取以后能够跟萱妮姐、嘉宁姐还有贝拉、多琳、严萱敏她们好好的相处,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

    “谢谢你,希瑶。”刘炎松感激地说道:“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的,其实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尽快的想办法将父亲扶上顶峰,然后,我会带着你们,一起前往圣普。知道吗,希瑶,我在那边成立了一个宗门,叫做羽化门。以后我们就在那边一心的修炼,追求大道。”

    “炎松,我对追求大道什么的,真的不是很感兴趣。”张希瑶悠悠地说道:“其实无论是谁,就算修炼到了极致,我想总会还是要有一个生命的终结。到了那时,所有一切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我只要能够跟你相濡以沫一辈子,就心满意足,再也没有其他的奢望了。”

    “可是,我却不这样想啊!”刘炎松低沉地说道:“我想要追求永恒,一辈子太短了,我希望能够永远的拥有你。希瑶,你要答应我,以后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我不知道。”张希瑶稍微的迟疑,她轻声叹道:“以后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的。炎松,我不想骗你,我是真的爱上你了,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更加不能向你承诺什么。其实,我也想永远的跟你在一起,但万一,以后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变故怎么办!”

    “我不会让什么万一出现的!”刘炎松凝重地说道:“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遇到怎样的难关,我都会克服,都会将其摧毁。希瑶,你要明白一件事情,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练气期一层的修真者了,你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以后只要好好的用心修炼,就会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境界。而随着你的境界不断的提升,到时候我们的生命,也会随之而增长。”

    “炎松,拥有那么久远的生命,就一定很好吗?”张希瑶平静地说道:“我觉得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纠结生命长短这种严肃的问题。其实说真的,能够遇到你,我就已经感觉自己很幸运了。尤其是你还帮我找回了爸爸,我心中就更是只有了感恩。炎松,你放心吧,虽然我并不在意生命的长短,但我也不会拖你的后腿。我会好好修炼的,保证不会让你担心。”


    最后他成功得到了优势地位的资料返回华夏,接着却又是受命前往疆省进行反恐。经历了许多的打斗拼杀,手上也是染了不少人的鲜血,然而这一路走来,刘炎松终究是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唯一让他感觉对不起张希瑶的,恐怕也就是自己的感情了。

    “希瑶,我在国外的经历,大致也就是这样了。”刘炎松伤感地说道:“萱妮跟嘉宁都是帮了我许多,我是不能放弃他们的。而贝拉跟多琳,我也不可能做出抛弃的行为。希瑶,对于你我就更加不愿意放弃了。有时候我也是很迷茫呢,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抉择,会不会是太自私了一些。”

    “你,你当然自私了!”张希瑶哽咽地说道:“你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但让萱妮姐跟嘉宁姐孤苦的离开,而且还对我一直都隐瞒着。炎松,你老实跟我说,除了萱妮姐、嘉宁姐,贝拉跟多琳之外,你在国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女人?”

    “有!”刘炎松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轻叹着说道:“还有严萱敏,我跟她也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另外聂小双那小妮子似乎对我也有一些想法,这事情搞得我也是跟郁闷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感情了。”

    “这还不是因为你到处留情!”张希瑶气呼呼地说道:“现在想想,她们都跟你有着一旦很不寻常的故事。只有我,也就只有我,跟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回忆的美好。”

    “怎么可能没有!”见到张希瑶竟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生气,刘炎松心中一喜,他连忙拉着张希瑶的小手说道:“希瑶你好好的想想,我们在非诚勿扰相亲,那难道还不值得回忆吗?”

    “哼,那是你骗我的!”张希瑶悻悻地说道:“你不但骗了我,而且还骗了妈妈,甚至连我爸爸,都是被你骗了。”

    “我那怎么能叫做骗。”刘炎松郁闷地说道:“这是善意的谎言好吧,我说希瑶,你也应该知道,如果我要是在那个舞台实话实说的话,你肯定是不可能跟我牵手的对吧。再说了,我对你的感情也是真心真意的,如果我要不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不会做那么多的准备来追求你啊!”

    “骗就是骗了,你到现在还要找借口!”张希瑶低声说道:“现在妈妈跟爸爸都不知道你的事情,炎松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虽然早就已经想过你会有其她女人这种事情,但现在真正知道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了。炎松,你就让我好好的静一静吧,我真的很想请假回去陪陪妈妈。”

    “这样啊!”刘炎松有些尴尬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事情终究是来了。也许,是马家的某些人出的手,当然也或者,是自己其他的敌人搞得阴谋诡计。

    不过,现在对方既然已经出招,那么自己想要继续隐瞒下去,那就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心中稍微的思量,刘炎松便决定主动的跟张希瑶说清楚。他起身坐在了沙发上,轻轻地将张希瑶搂在了怀中说道:“希瑶,那些相片,我想可能有一部分应该是真的。”

    “你,炎松你真的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顿时,眼中的泪水一下就夺眶而出,张希瑶柔弱地抽泣起来。

    “希瑶,你听我说,那些事情,都是发生在我跟你认识之前。”刘炎松手掌轻轻一动,一股柔和的真气就输进了张希瑶的体内,他悠悠地说道:“那时候,我还在藏省当兵。后来我在前往秦西省处理孟凡的事情后,在带着悠悠返回燕京时接到了一个重要的任务。然后,我带着晓静偷渡前往m国……”

    刘炎松开始向张希瑶讲述自己在m国发生的事情,其实这些事情他本来很早的时候就想跟张希瑶说的。只是张希瑶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她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关系重要的机密事件,所以每当刘炎松想要说起的时候,张希瑶总说没事,她不想过多的干涉刘炎松的事情。

    只不过,这一次的情形,明显跟以往不同了。刘炎松心中清楚,如果他要是再不主动的跟张希瑶说清楚,说不定就会在她的心中留下疙瘩,对于张希瑶以后的修炼,肯定有着很不好的影响。

    回想起身在m国的那段日子,其实刘炎松也是蛮有感触的。虽然他自认为无愧于心,不过跟好几个女人发生了交集,这一点终究是让刘炎松感觉有些讪然,他勉强保持平静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从自己前往秦西省处理沈家的事情说起,再到护送沈悠悠前往燕京接到了重要任务,再接着他联系任瑶荷送白晓静到燕京。那时候白晓静还只是一只白狈,她也是因为跟刘炎松一起修炼了沈孟凡留下来的那本天书,然后才化形而出的。

    之后到了m国,他遇到了陈萱妮,之后降服肖攀峰成为大圈帮纽约堂口的老大。这一路走来,虽然并没有遇到太多的危险,但总的来说,刘炎松也是耗费了极大的心力。

    至于成为青帮龙头后跟众多的帮会大佬豪赌的事情,刘炎松也是当做一个笑话说出,只是当他说到自己跟胡嘉宁的赌注,终究还是有些讪然起来。

    后来又是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刘炎松一五一十的也跟张希瑶说了。甚至,他跟贝拉,还有多琳的双飞,刘炎松也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全部老老实实的坦白出来。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为馅 盛宠之嫡妃攻略 妙手天师 神医圣手 医道官途 嫡女归来 大数据世界 重生之大收藏系统 修真炮灰逆典 玉堂金门 异能小农民 
 猜您喜欢: 快穿之反派boss请放手 绝世大邪神 天才杂役 生死盘 天脉至尊 宇宙的尽头 向穿越者看齐 LOL绝世英雄 钧天图 侠骨柔情满江红 超级无敌收荒匠 升级闯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