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紫涵小说网
紫涵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御寒风
    这下好了,玩砸了吧?都没了,不陪你玩了。芸珏和弗里瑟告别,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时代。

    雪舞摇晃着床上昏睡了三年之久的芸珏,“珏哥哥,你快醒醒啊!你都昏睡了整整三年了,快醒醒啊!你还要和雪儿生猴子呢!”

    “是你说的啊!别后悔,我要生猴子喽!”芸珏一把搂过雪舞说道。

    “你坏,你坏。”雪舞喜极而泣道。

    “芸珏小贼,你终于醒了,拿命来!”大将军奎煞突然出现在芸珏的面前,仗剑要刺死他。

    兜兜转转的芸珏,好不容易回到了梦当初的地方,他会被大将军奎煞一剑刺死吗?大将军为何会对芸珏有如此深仇大恨呢?

    黄沙漫天,芸珏在无边的沙海艰难前行着。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暗了下来,沙漠静的可怕。芸珏从背包里,拿了件厚实的衣服,穿着起来。

    眺望四周的芸珏,感到希望渺茫,喝起了背包中的美酒。四周都是无边的沙海,往什么方向走都是是死路一条。

    心如死灰的芸珏,蜷缩在他带的被褥里,回头,依依东望。

    大兖朝的一切过去,都成了过去,最心爱的女人,雪舞也不知所踪了。

    放逐自己的芸珏,想要在人迹罕至的沙漠里,结束自己对这尘世的一切思恋。

    随着深夜的来临,熟睡中的芸珏,做了一个梦。

    千百万年前,这片沙漠本是一片花海,居住着无数的精灵。飞云和浮尘,是这些精灵中的异类,他们深居简出,经营着这八百里花海独一家的客栈。

    云尘客栈,不知何人所建,他二人到此,便不再出栈。外人传言,他二人有了几百万岁了,被原先客栈主人,施以魔咒,永葆青春,但代价是不得出栈。

    一天,飞云和浮尘像往常一样,热情的招呼着店里的各位顾客。

    突然,人族的奎煞,要挑战精灵族的馥郁,比试掰手腕。只见那奎煞身材高大威猛,能吃下一头牛。反观那馥郁,身薄如纸,仿佛一阵清风吹过,他就没了一般。

    客栈的围观群众,都在质疑奎煞欺人太甚,同情馥郁的不公平比试。奎煞一把拧下了,反对声潮中叫声最大的那人头颅。

    顿时,鸦雀无声,馥郁也乖乖的上前与他进行比试。柜台的飞云和浮尘,不答应了,奎煞这是砸场子啊!

    飞云和浮尘,推开想要应战的馥郁,端坐在奎煞的面前,怒目相视。

    奎煞嘲笑飞云和浮尘,说他俩人多欺负人少,这就是精灵族的传统吗?

    飞云自是气不过,起身走开了,只留浮尘与他对战。

    奎煞笑嘻嘻的和浮尘,掰着手腕,胸有成竹,以为胜卷在握。

    却不知,浮尘经过了千百年的修炼,修为已通天际。过了不一会儿,奎煞败下阵来,不情愿的离开了客栈。

    沉寂的客栈,又再次欢声笑语了起来。大家都在继续刚才的话题,深入攀谈着。以往这个时辰,小花仙会为飞云和浮尘送来美味的花蜜。

    可是,离以往的时辰,已然晚了好久,飞云和浮尘心里犯起了嘀咕。莫不是路上被坏人加害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满脸血迹的小花仙,出现在了客栈里。飞云和浮尘,连忙过来搀扶受了重伤的小花仙坐下,为她斟满的还原酒。喝完酒的小花仙,光彩依旧,没了任何的伤痕和血迹。

    飞云和浮尘追问她,路上经历了什么,如何这般狼狈。

    她一五一十的告诉着他们,是百年一遇的天灾,冥火之拥,拥抱了她,让她旋转跳跃。折磨了她几个时辰后,冥火之拥,仿佛听到了何人的召唤,放开了她,消失了。

    原来如此,众人恢复了欢颜,继续饮酒作乐。小花仙和他俩说着,花蜜如何如何的质量上乘,如何美味异常。

    一天的辛劳,夜晚降临,浑身疲乏的二人,收拾着客栈的一切,准备关门睡觉了。

    突然,一名剑客,止住了将要关闭的大门。二人问他,如此晚了,到此作甚?那剑客答道,住店歇息。

    开门做生意,飞云和浮尘也不便拒绝,便让他进来了。他俩为他做了点小菜,温了一壶美酒,让他将就吃喝,他俩便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正当剑客吃喝着,客栈外,马蹄声响不停,仿佛来了千军万马一般。只见那剑客,相当坦然,继续吃喝着。

    一行人马,推门而入,足足有二十多人,把剑客团团围住。带头的大哥发话,说要为他的义弟报仇血恨,要把那剑客千刀万剐。

    那剑客,解释道,侮辱他人妻女的义弟,死了也罢!双方各执一词,矛盾激化,打了起来。

    只见那剑客,动如鬼影,不知所踪,将那二十多人斩于客栈大堂。收剑的剑客,继续喝着美酒,撕咬着羊腿,津津有味的进食着。

    酒足饭饱之后,剑客把一锭黄金放与桌上,便起身离去,不知所踪。

    翌日,睡眼朦胧的飞云和浮尘二人,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客栈大厅,死了二十多人,死状惨不忍睹。他俩连忙动用仙法,将这二十多个死人埋于万顷黄沙之中,收下了桌上的那锭黄金。

    新的一天如昨天一样开始了,二人继续忙碌着,招呼着来往的行客。

    一个独臂大侠吸引了他俩的注意,见客栈内不甚忙碌,便上去攀谈了起来。

    熟识之后,他俩知道了大侠本是万刀门大师兄,不料被众师弟嫉妒,砍伤他的右臂,把他放逐在这八百里花海。大侠喝着美酒,不时依依东望,总想着回到万刀门,继续侍奉师傅他老人家。

    飞云和浮尘被大侠感动了,心想不如帮他一下,让他通过任意门,重返万刀门,继续当个孝顺的徒弟。说着,他俩就将那名大侠,传送到了万刀门。久别重逢的师徒二人,抱头痛哭,离别了大徒弟的师傅,每日都被徒弟欺辱,过着畜生不如的生活。

    得知真相的大侠,左手执刀,屠杀了门中万千弟子。偌大的万刀门,如今独剩他师徒二人,师傅后悔不已,抽出利刃结果了自己的生命。不知为何师傅会离自己而去的大侠,挥刀自刎,随师傅去了那万丈黄泉。

    飞云和浮尘,继续打理着云尘客栈,尽量帮助客人,实现他们的愿望。

    不知做了多久梦的芸珏,在梦中突然听到飞云和浮尘问他,芸珏上仙,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芸珏猛的惊醒过来,发现刚才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真实。芸珏的收拾行装,继续努力走出这无边的沙漠。绝望的他,通过昨晚的梦境,发现人生还有乐趣。他可以走出沙漠,到那八百里花海,找一个合伙人,开一家云尘客栈,每日听讲行客的故事过活。

    不知过了多久,芸珏终于走出了沙漠,如愿看到了那八百里花海。

    可是,客栈有了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飞云和浮尘二人。他二人向芸珏解释,他俩到了回归仙界的时辰了,所以托梦给他,让他接班当着云尘客栈的主人。

    芸珏感觉现在自己,天天无所事事,欣然接受了。

    独自一人打理着客栈几百年,芸珏终于遇到了他的合伙人,雪舞。芸珏的依依东望,得到了让他喜出望外的回报,他感谢这上天的恩赐。

    芸珏深吻着雪舞,不愿松口,怕再次失去她。夫妻俩打理着客栈,让芸珏更加身心愉快,生意兴隆了。

    可是,每当夜幕降临,心事重重的芸珏,怀抱着雪舞,依依东望,望着那远在万里的大兖朝,他不甘心那至尊之位被他人占着。他无数次的梦回大兖朝,当他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促成江湖与朝廷的万世恩仇化解。

    雪舞乖巧的坐在芸珏的怀中,询问着他,天天依依东望,究竟望的是什么呢?

    芸珏回答道,应该是时间吧!雪舞反驳道,不对,是人心。

    说话间,怀中的雪舞消失了,客栈消失了,连这八百里花海也消失了。

    没了那位欢喜冤家慕容鸾婕,付桓旌过着醉生梦死的浪荡日子。

    虽然巫医少女阮晴婷,一直都在付桓旌的身旁,陪他仗剑天涯。

    可是,付桓旌的内心深处,总觉得空空的,仿佛没了心脏一般。

    六界的劫难,仍需他付桓旌去破除,芸芸众生都在等待着他这位救世主。

    付桓旌的一生,早已被命运之石安排了,只是他还天真的以为,是自己在掌握着勘破天机石罢了。


    在老鸨夜叉的再三恳求下,花魁杜十娘,还是同意了再次登场。

    “情是江前月,潜落江河逐情浪,半沉半起。

    人独留在江上看,未语先垂泪。

    这生这刻,盼望爱滋味。

    已知始终伤心失意,情是混骗故事。

    仍在妄想真爱,愿人在爱海勿弃勿离。

    请紧紧把我抱住,冲破障碍世俗藩篱。

    请给我真心勇气,但愿一生都爱你。

    幸运是遇见你…………”

    花魁杜十娘在众舞女的伴舞下,吟唱着这曲**之音。

    突然,公子李甲从人群中走出来,打断了花魁杜十娘的吟唱。

    此刻,瑟州的恶魔之王出现在了莽焚的身后,对万念俱灰的莽焚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感谢你带来的百万大军,我的孩儿们早已饥渴难耐了。”

    “真的要感谢我?那就好好感谢我吧!”莽焚突然转身用焚魔剑,将恶魔之王珏莽劈了个魂飞魄散。

    其余恶魔发疯似的杀戮着莽焚的部落,要为它们的王报仇。

    可是,莽焚将焚魔剑祭向天空,幻化出无数把焚魔剑。“焚!”莽焚大喊一声,只见万千恶魔被焚魔剑打的魂飞魄散。

    余下不足万人的部落大军,央求莽焚,别去攻打中州了,回姆州厉兵秣马,以待他日再战。

    “不用,中州,我们必须去!”莽焚坚持的对部下说道。

    莽焚念动咒语,天边佛光普照,被恶魔杀死的其他部众都复活了过来。

    莽焚带着军队,星夜兼程,不久便与中州的百万大军怼上了。

    鲂州的嗜血巨人加入了中州的大军,这出乎了莽焚的预料。莽焚看到部下那惊恐的眼神,预感大战的失利。

    莽焚横刀立马,对身后的百万大军说道:“部落的兄弟们!我们的敌人就在前方,他们屠戮我们的部落,残杀过我们的兄弟,侮辱过我们的女人。对于这样的敌人,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杀!”百万大军异口同声道。其声地动山摇,让那些路人们也心生恐惧。

    当两军将要厮杀时,莽焚看见对面中州大军让千余名巨人头前开路,保护后边的弓箭手。这可怎么办是好?如此打法,我军会被射成筛子的,如何杀死这些巨人呢?

    “首领,何须杀死,变羊不就行了吗?”凭空出现的梧州魔法大祭司擎越对莽焚说道。

    “擎越大祭司,你我不甚联系,今日为何助我?”莽焚不解的问道。

    “中州皇帝杀害我梧州魔法使,破坏两州和平,这仗,我不帮你,帮谁啊?”擎越解释道。

    擎越吩咐手下门徒,将对方的千余嗜血巨人都变成了手指大小的羔羊。这一下,部落的人信心大增,向前一往无前的砍杀过去。

    大战持续了三个月,两军各有死伤。中州皇帝不愿士兵被无情的杀戮,便搬出了救兵。

    重整旗鼓的两军,再次两军对垒。令莽焚不解的是,对方战场无一人在场上,部落的人都在嘲笑对方被咋破了胆子,都钻到了地下了。

    突然,万州的炎魔之王从地下钻了出来,其身长足足有一百米,浑身充满着火焰,势要焚毁这世间的一切。

    “图拉破,你为何出现?难道要与我为敌吗?”莽焚对炎魔之王问道。

    “中州皇帝囚禁着我的爱女,我也没有办法,除非你主动撤兵,不然别怪我火下无情。”图拉破解释道。

    “兄弟,放弃吧!你打不过我的,你的炎魔大军杀我多少人,我复活多少人,你打不过我的,别白费力气了。”莽焚对图拉破规劝道。

    “不尽然吧!如果你死了呢?”图拉破缩小了身体,瞬移到了莽焚的面前,用魔焚剑刺穿了莽焚的心脏。

    莽焚倒下马来,浑身如火般滚烫,身体要裂开了一样。

    “图拉破,你又淘气了,大热的天,玩什么火啊!”殇州之王爵德,空降在战场之上。

    “爵德老弟,此事莫要参合,是我与他的私事,我可不想对你用火。”图拉破对爵德劝道。

    “呦!还记得我们是兄弟啊!我女儿的喜宴,为何不见你来参加?”爵德反问道。

    “那不是忙吗!抽不出空来。”图拉破解释道。

    “你打伤我的女婿,你说这关不关我的事啊?”爵德追问道。

    “什么?他是你的女婿,这小子,佩服,一块冰都不放过,太生性了!”图拉破惊讶道。

    “什么一块冰?你才是一块冰,你全家都是一块冰。我的女儿已经炼化出了人形,美的不可方物。”爵德气愤的说道。

    爵德救下了莽焚,用寒冰之心暂代他的心脏,让莽焚满血复活了。

    有了岳父的帮助,炎魔之王的大军,自然不攻自破。不久,大军打到了中州的皇城门口,皇城内乱作一团,人人自危。

    正当莽焚胸有成竹要拿下中州时,阙州的矮人大军杀到了,和莽焚两军对垒。

    部下都快笑尿了,矮人不足他们的膝盖高度。他们都不敢走动,生怕踩死了几十个矮人。

    “阙州之王,我亲爱的拉齐奥,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何今日与我为敌啊?”莽焚不解的问道。

    “莽焚,天底下,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州皇帝许诺我,要将他最美的女人嫁给我,我一定要得到那个美人。”拉齐奥解释道。

    “小矮子,你有那位美人腿高吗?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莽焚的一名将领讥笑道。

    “你叫谁小矮子?”拉齐奥咬牙切齿道。

    “就是你啊!不好意思,你太小了,我看不见,估计是你?”那名将领乱指着地上的小矮人,对拉齐奥继续嘲讽道。

    “那就让你们知道知道矮人的疯狂!”拉齐奥下令,数不清的矮人大军涌向莽焚的大军,见人就咬。

    被咬后的大军,变得异常嗜血,不顾死活,啃食着对方。

    就这样,茹毛饮血的时代,莽焚没能攻打下中州,部落的百万大军被自己人给啃食了个干净。

    最后,幸得中州皇帝之女婉柔公主搭救,莽焚活了下来。久而久之,莽焚忘却了一统九州的宏图伟业,安心与婉柔公主举案齐眉,安度一生。

    谁知,中州皇帝膝下无子,婉柔公主又是长公主,莽焚终究还是要走上一统九州,成为九州王的男人道路上。

    卧槽!我们俩干了什么?说好的茹毛饮血,人吃人呢?战争的残酷呢?

    芸珏和弗里瑟,瞬间懵逼了,就这么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了。不,这不是我们眼中的九州,我们要狼烟四起,民不聊生,群雄逐鹿。

    兖州的沙漠之王鑫窟奎,突然脾气暴躁了起来,黄沙遮天,九州被埋在了数米的无情黄沙之下。

    天下没有一个活物,独剩两个无处安身的精魂,芸珏和弗里瑟悔恨不已,搞啥子呢?

    付桓旌身为一位天涯墨客,最惧怕的莫过于寒风一阵了。

    可是这也是他余生必须要学会御行的,毕竟修行路上道阻且长嘛!

    原先的计划自然失败了,异界内的魔尊巨魔怎会如此心善,让人界的众生踏足异界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魔尊巨魔的一个障眼法,只不过无人觉察到罢了。

    事到如今,三国一统,付桓旌无心功名利禄,选择继续圆梦江湖去了。

    “你以为她不知道吗?你做什么,她心知肚明。你那只鸭子…………”老鸨夜叉继续呵斥侍女十两道。

    “是小狗!”侍女十两打断大声反驳道。

    “鸭!你在他的心目中,你始终会做青楼女子。”老鸨夜叉叫喊道。

    “不是”侍女十两哭喊道。

    “是!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每个人都会有个价钱,就看你愿意到哪条底线,才肯去卖而已。以你的这种本钱,都可以自己抬高身价。好学不学,偏学你家主人谈情说爱?要不要我略施小计,试试你那只,是狗还是鸭子啊?”老鸨夜叉解释道。

    “不要啊!不要啊!我求求你!”侍女十两紧握老鸨夜叉的双手恳求道。

    “怎么害怕成这个样子?”老鸨夜叉疑惑的问道。

    “我们很简单,很平凡的。”侍女十两回道。

    “那就穷一辈子喽!”老鸨夜叉指着侍女十两讥讽道。

    “穷,也可以穷的开心嘛!他一定会带我走的。你呀!一辈子都走不出这逍遥阁。你见光死!”侍女十两突然一把扯下,那遮挡阳光的床布跑开大笑道。

    “你这个死丫头!我今晚就找十个臭男人,奸死你!”被阳光照射到的老鸨夜叉,连忙抬手遮挡气急败坏大喊道。

    “麽麽!”花魁杜十娘从老鸨夜叉身后走出轻声喊道。

    “十娘姐姐!这么早就起来了。”老鸨夜叉身旁的风尘女子金莲,连忙撑开遮阳伞为她遮挡烈日,并对花魁杜十娘问好道。

    “麽麽”花魁杜十娘喊道。

    午后,逍遥阁假山处。

    此时,老鸨夜叉面露不悦之色,她深知自己的乖女儿此行,是为了那公子李甲而来。

    由于公子李甲此行所带银两,并不是很多,眼看快要花费尽了,便恳求老鸨夜叉多多通融几天。

    心不甘情不愿的老鸨夜叉,最终还是跟随她的乖女儿花魁杜十娘,几番周转,来到了那公子李甲面前。

    “麽麽!请通融点收下吧!我迟些会再想办法的。”公子李甲将一袋用身上古玉典当,换来的银两交给老鸨夜叉苦苦恳求道。

    “哼!迟些,我也会想办法的。别说麽麽我不提醒你啊!烟花地,不能丢人啊!”老鸨夜叉接过银两不满道。

    “麽麽”花魁杜十娘碰了老鸨夜叉胳膊一下,暗示让她不要再继续说那些难以入耳的话语喊道。

    “怎么啦?我说错了吗?”老鸨夜叉对花魁杜十娘不依不饶的问道。

    “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是丢人现眼嘛!”老鸨夜叉指着公子李甲变本加厉叫骂道。

    “麽麽!”花魁杜十娘护着公子李甲道。

    “哼!”老鸨夜叉侧脸不满道。

    心生嫌隙的老鸨夜叉和花魁杜十娘,不欢而散。

    背身离开的花魁杜十娘,与那迎面而来的柳春,误碰了一下肩膀。

    “柳春”公子李甲喊道。

    “麽麽!”柳春对坐在石栏上的老鸨夜叉喊道。

    “柳公子啊!拜托你提醒你的好朋友,叫他走吧!搞得我一点生意都没有,损失惨重啊!”老鸨夜叉叫苦不迭的对柳春哭诉道。

    “柳春”公子李甲连忙拉扯柳春,带他来到假山后面喊道。

    “看到了,你都看到了,这种人啊!真是翻脸不认人啊!”公子李甲对柳春说道。

    “她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啊!”柳春说道。

    “我的钱都花光了,没钱啦!”公子李甲楚楚可怜道。

    “你找我找的那么急,就是想问我借钱啊!为什么你不走啊?”柳春不解道。

    “不行啊!我花光了钱,回去怎么向父亲交代啊!而且,我要是走了,十娘定会十分伤心的。”公子李甲解释道。

    “你真是…………青楼女子最无情啊!李甲!”柳春对公子李甲大声规劝道。

    “可是,她不是这样的,她真的很痴情的。”公子李甲天真道。

    “你觉得她对你真心啊?”柳春惊讶不已的问道。

    “我什么都给了她,我不能不相信她啊!柳春,你有多少钱啊?”公子李甲无奈问道。

    “李甲,你怎么老是长不大啊!”柳春一脸厌弃道。

    “你不帮我?”公子李甲不敢相信的问道。

    “借钱给你招妓?没本事,就别扮情圣了。再说,我有钱,又为什么要借给你?我怎么不自己召妓去?哼!”柳春对公子李甲羞辱道。

    “好!有你的。”公子李甲不堪受辱背身离开道。

    “李甲,李甲,谁叫你不适可而止啊!…………”柳春追赶着公子李甲劝说道。

    与此同时,花魁杜十娘与那老鸨夜叉,二人正躲在假山附近隐蔽处,偷听公子李甲和柳春的谈话。

    “他果然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花魁杜十娘十分满意道。

    “他果然是一个愚蠢没脑的笨人!”老鸨夜叉十分刻薄的笑道。

    “麽麽!你太刻薄了。”花魁杜十娘略感不满的说道。

    “过奖!那又怎么样?又怎么样啊?难道两个人抱在一块死吗?”老鸨夜叉逼问道。

    “再多忍耐几天”花魁杜十娘不加理睬的说道。

    “叫他去做粗活吗?他塘干见底了。”老鸨夜叉讥讽道。

    “麽麽”花魁杜十娘反感道。

    “你好久都没上场了,不如再上场吧?我帮你做了一场戏,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吧!怎么样啊?大小姐。”老鸨夜叉恳求道。

    入夜,逍遥阁前厅内。

 推荐阅读: 鼎御乾坤 晚枫雁归来 仙路茫茫 万界最强老公 重生许仙当儒圣 追沙 不死邪神 九界仙辰纪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从前有间庙 修真很轻松 我养的神都超凶 
 猜您喜欢: 三国炼器师 仗剑凌神 风起综武侠 混血妖也有春天 古族传说 穿越之玩转新民国 盛世歌神 灵兽军团 携美女闯三国 捉灵记 三国之刺客帝国 武魂弑天